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8章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時間,只是我用來傷感過去的寄托。

    哭夠了,累了,依舊要抬起腳步努力的往前走過去。

    這么多年,再沒有這樣撕心裂肺的哭過。可能今晚是我和他最后相見的告別吧,這種告別確實很殘忍。

    那又如何?我的生活還是要繼續。

    這僅僅是種殘酷的終結緣分,而已。

    電話,公交車,丟錢包,未滿樓,重逢,哭泣......這一切就像是有一個無形的手抓住彼此,那看不見的人生的劇本牢牢的操縱這一切。

    起身,未滿樓越來越遠。

    希望我的選擇是正確的,希望我的選擇可以找對那條路,然后,回到住的地方。

    多么美麗的希望呵。

    向前走,希望天亮前能回到住的地方。

    唉,如果手機有電就好了,再試了一次,依舊無法開機。真想把手機狠狠的摔下去,但想想手機壞了我還得自己掏錢買,對我這種窮人之中的窮人來講還是不要任性為好,也只得罷了。

    有車聲傳來,我沒有回頭,又是摩托車剎車的聲音,在空空的地方顯得特別刺耳。我想小蔣是不會跟上來的,可能是附近的居民吧。

    “楊曉素?”

    是叫我嗎?我的名字就叫楊曉素呀。

    我忍不住的回了頭。

    眼淚還在臉頰,眼睛里卻是一個陌生的人。

    這人,我又不認識,他是在叫我嗎?

    長長的發遮住了他的面頰,看不到他的眼晴和臉。后座還有一個陌生男人,同樣一直看著我。

    長發男人穿著黑色的羽絨服,后面有個帽子,正好他又戴在了頭上,帽子周圍的羽毛在風中輕輕的飄......這種感覺像流浪歌手或者藝術家,只是我感覺這個樣子比較傻。

    這也許是我今晚遇到的最歡樂的事情了吧。

    我沒有笑,在陌生人面前無緣無故的笑會顯得自己很沒有禮貌,而且會給人一種很傻的感覺。剛剛哭過,再笑,肯定笑比哭還難看。

    我愣著看著這兩個人,心里也想不出在哪里見過這兩個人。

    正在我遲疑之際那人從摩托車上跳下來,來到我面前,看著我,驚得我后退一步,那人急忙說:“楊曉素同學我是安易,對了,這么晚了你咋在這里?你......剛剛哭過?”那人小心翼翼的問,我沒有回答。

    這不是廢話嘛,傻子都能看得出我剛剛哭過,不,應該是大哭過才對。我的記憶里實在是搜索不到這兩個人,安易是誰?我們認識嗎?

    “他是蔣海洋”,他對我說,然后又轉身對車上那人大吼,道:“蔣海洋,你給我下來。”

    “啊?”后面那人跳下車來,被自己的煙給嗆了一下,“安易,你可不能見色忘友啊!這個地方鳥不生蛋你讓老子怎么回去嘛?”

    “這么晚了,她一個人在這里不安全,我送她回去。叫趙越來接你嘛,你一個大男人又沒人來劫你色。要是今晚有人劫你色,明天我給你把婚宴整起,絕對巴巴適適......”

    蔣海洋瞪著眼被氣得說不出話來,只得獨自在一旁去給趙越打電話。

    安易,趙越?

    難道是我的同學?!他們的區別也太大了吧?

    我對安易,趙越和蔣海洋并沒有過多的印象,只是記得他們常常和鄭小洋呆在一起。

    倒是李小蘭我記得很清楚,那個和我語文不相上下的女生......終究還是沒有超過我得到語文全班第一。

    聽蘇菲菲說李小蘭現在和趙越在一起了,這個緣分也太好了吧!堪稱青梅竹馬了!!

    真讓人羨慕啊!啊!啊!!

    但是安易我對他一點印象也沒有,我有這樣一個同學嗎?

    我看著蔣海洋走遠,大概是趙越說讓他在什么地方等吧。

    “楊曉素,我送你回家吧,你咋在這里呀?這里晚上沒有公交車,連出租車都沒有。”

    “我......”該怎樣回答呀,難道他真是我同學,想了想我便問:“你?我不認識你?你是我同學?抱歉,我不記得了。”

    我總不可能跟一個自稱是我同學的男人走吧,大晚上的出事連個救命的人都沒有。這年頭還是有點安全常識的好。雖然他看起來并不像是個壞人,呵呵。

    “呃......”面前那人有些吃驚,勾勾唇角說:“楊曉素你一點也沒變還是對外圍環境存有戒備之心。”看看我,我沒有說話。

    他又笑了,好像很好笑的樣子,“楊曉素同學,在這個滾滾紅塵里壞人還是很多地,只是遇到你這個紅塵就將要改變嘍。”

    “新滾滾紅塵?!”我竟然脫口而出,怎么現在對上Jacky的歌名了?我是Jacky的超級粉絲,他的歌名我可以隨時隨意運用了。

    “啊?”他驚訝了一下,想了想,說:“我是未滿樓里的駐唱歌手,呃......其實是混點飯吃的。未滿樓你知道吧,就在那邊。”他用手指了指我剛才走過來的方向,我順著他的手看過去,除了黑暗那里什么也沒有,“那里大都是Jacky的歌迷。”說完他還哼起了這首《新滾滾紅塵》。

    我跺跺腳,太冷了真想躺在被窩里抱著暖暖的熱水袋美美的睡他個天昏地暗。

    “嘶啦”,安易拉開了自己的羽絨服然后脫下來披到我身上,“穿上,把拉鏈拉上,我看你好像很不好,不要感冒了。”

    “那你?”我看他只穿著了個白色毛衣了,他把衣服脫給我穿了他也會冷呀,衣服里面還殘留著他的體溫。

    我記得那年我似乎也穿過小蔣的外套,他的衣服也有溫暖的體溫,同時還有他身上煙草的味道。

    但剛剛才遇到了他,剛剛又為他哭過,想起他唇角的嘲弄,不禁又悲從心起,低著頭什么也說不出來。他的衣服也有淡淡的煙草味道,只是沒有小蔣衣服上那般濃烈罷了。

    “怎么了?感動了?”他又在笑,非常的討厭,我看看他,還是沒有說話。也不知如何回答了,實話說我還是不記得他是準,也如他所言感動也是有一點的。

    “哎呀呀,不用這樣啦,逗你玩的。”他轉過身從摩托車后面的尾箱拖出一件衣服來,快速穿上,雙手合上在嘴邊哈哈氣然后才說:“在幫助別人之前還是要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能力,不能損了自己再去幫助別人......除非是到了萬不得己。”

    這樣深奧的話我也只能有九成的明白,雖然懂得但仍舊有點迷糊的感覺。

    “冬天騎車會冷,我的車箱一直備有外套,好久沒穿了,有點霉霉的感覺。”他吸吸鼻子,“走吧,我送你回去,有點晚了,你家人會擔心你的。”

    “我......”有些為難,看了他一眼很抱歉的繼續對他說:“對不起,安易我還是記不起你是誰。”

    這個疑問我得問下,真不是同學怎么辦,真是同學但現在他變壞了怎么辦。

    “啊?鬧了半天你還是不記得我是誰啊?”有點生氣的感覺,但依舊看不到他的臉。

    “對不起,我記性不好。”懊惱得很,人家都已經幫我了,但我還是記不得他是誰,真是好丟人的呢。

    “那,鄭小洋你該記得吧?”我抬頭看著他,難道這個人就是催鄭小洋和蘇菲菲去吃飯的那個安易?

    “我是鄭小洋的鐵哥們,從高中開始我們就一直在一起。”聽到鄭小洋的名字我的臉就紅了。安易停了一會兒,隨意的看了我一眼,語氣淡淡的繼續說:““從高中時你就暗戀鄭小洋,但好像鄭小洋并不知道。”

    我心里覺得不可思議,瞪大眼睛看著安易。難道大家都知道我暗戀鄭小洋就鄭小洋他自己不知道?!

    “這件事只有我知道,”安易看看我,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說:“楊曉素,不介意的話我們就邊走邊聊吧,反正散步比騎車暖和,等你走累了我就騎車送你回家,你看成嗎?”

    近乎于請求的語氣,難道又是我感覺錯了?!

    “好吧。”

    我輕輕的說往前走去。

    可能我可以通過安易去了解鄭小洋,可能安易會幫我,希望如此吧。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白小姐精选一肖中特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任五果走势图 陕西11选5推荐 专家 河南快3开奖五千期走势图 12bet娱乐城真钱百家乐 最准确双色球选号技巧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投资平台 上海快三全天计划 白姐平时一肖 江西十一选五预测推荐号码 时时彩玩法中奖规则 江苏11选五选号技巧 北京快乐8大小单双骗局 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2019 上海11选5推荐号码理计划 白小姐精选一肖中特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任五果走势图 陕西11选5推荐 专家 河南快3开奖五千期走势图 12bet娱乐城真钱百家乐 最准确双色球选号技巧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投资平台 上海快三全天计划 白姐平时一肖 江西十一选五预测推荐号码 时时彩玩法中奖规则 江苏11选五选号技巧 北京快乐8大小单双骗局 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2019 上海11选5推荐号码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