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7章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夜風吹得人憔悴,思來想去都成空。

    上海的冬天,很冷,什么初春?還是和冬天并無多大區別。

    跺著腳在公交車站旁,我想今晚就只能呆在這里了吧。

    不遠處的未滿樓燈火闌珊,與我更無關系。原想去未滿樓里再想辦法的,但想想還是算了,發現我沒錢他們一定會把我轟出來的,今天我已經夠倒霉的了我不想再出丑了。

    希望奇跡發生吧,在這里夠冷的了,感冒也還沒好,上天不會這樣折磨我吧?!

    未滿樓里出來的人越來越少,應該是很晚了吧,手機又沒有電。

    抬頭,天上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

    這樣冷的陌生地方的夜晚,我在祈求著騎士的出現,我寫了那么多騎士拯救公主的美麗故事應該也會有一個騎士出現拯救落難的我吧。

    細想之中,那機率是微乎其微,究其原因只因我不是公主罷了。

    又陷入無邊無際的絕望之中,難道今晚真要在此度過?!

    回望未滿樓一眼,那終究不可能成為我的希望。

    罷了,靠雙腿往回走,絕不能再失信于夢夢,離開之前還答應明天陪她去逛街,再說我也不想呆在這個陌生的地方,越陌生的地方越沒有安全感。

    往回走,應該朝著大路不轉彎就不會迷路吧,都怨自己來時在公交車上睡著了,不僅把錢包丟了并且還沒有記回去的路,誰讓我天生就是個路癡呢。

    這樣深的夜晚,鄭小洋,你在哪里?在干什么?和誰在一起?是蘇菲菲還是鐘離?

    可是聽鐘離說她和鄭小洋青梅竹馬,如果真是這樣,那鄭小洋應該也是有錢人呀!人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可是看鄭小洋以前的經濟條件也與我差不多。對了,他最后不是走了嗎?哦,應該是回自己家去了,看鄭小洋現在穿得比以前好得多他現在應該是在他有錢的那個家里去呆著了吧。

    鄭小洋,我們那么大的差距注定我們不會在一起吧?!

    是嗎,鄭小洋?!

    明知現實如此殘酷但我還是在想念著鄭小洋。

    鄭小洋,你現在一定沉沉的睡著了吧。

    可是,親愛的......

    雙腿抬動著,心里混亂,還沉溺在想念鄭小洋的夢幻里,有太多太多的話想告訴鄭小洋,可是鄭小洋我們再也沒有了見面的機會了吧?

    夜里昏暗,路燈光線微弱,低著頭往前走。

    是什么擋住了我的去路?是什么,究竟是什么?

    我沒有抬頭,只見一個物體移動到了我的左邊身旁,身體通黑。可是我的感覺里卻是對我沒有生命威脅,所以我向右靠了靠,低頭繼續往前走。

    走了幾步,那個黑色的物體擋在了我的面前。我皺著眉,心想是哪個無聊的家伙。又往右邊靠了靠,想繞過這個陌生的障礙物離開,我今天夠倒霉的了,想發火卻又沒有發火,我一個小女子在這個陌生的地方遇到一個陌生的人,我再發火,再任性,萬一他原對我并無生命威脅而最后又對我造成什么生命威脅那我豈不是傻大了。

    可是,我怎么一點兒也感覺不到有什么生命危險呢?甚至還有點熟悉的感覺。等等,是不是我感覺錯了,但我一向都是跟著感覺做事,感覺應該不會出錯呀,可是為什么......

    很熟悉的感覺......

    我站在那人的右邊沒有動,他把摩托車停在了我的前面。我依舊沒有抬頭,只見一輛黑色的摩托車以及那人黑色的鞋,黑色的褲子,還有黑色風衣的下擺。

    這人不是有毛病吧?我記憶里根本就沒有這一號人物的存在,他不會是真的來找我麻煩的吧?可是又覺得他沒有任何能給我生命造成威脅的感覺。

    想走,雙腿去挪不開來。

    我低頭沉默著,說什么?我又能對這個人說什么呢?!

    吼他叫他讓開,還是禮貌的請他讓開?

    可是為什么我會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這是怎么了?

    這樣漆黑寂靜的夜里,周圍并無什么人來來往往,昏黃的燈光下,我低著頭安靜著沒有說話,對面那個人也沒有說話。

    仿佛時光靜止,我多想倒下去再也不要醒來,可是,為什么......

    “楊楊......”干燥卻柔和的聲音刺破這個凄冷的夜空傳入我安靜的耳膜里。突然間就刺穿了我的心。

    這聲音......如此熟悉,他......

    我猛的抬起頭,只一眼,還是那張臉,只是由稚嫩變得成熟,由全身純白換成一身黑色,是什么改變了他?!

    愣在那里,我什么都說不出來,然后我沉默著。

    終究是我負了他,還是他負了我?

    那又有什么關系,只是他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又怎么會遇見我?!

    “把你男朋友帶來我見一下噻。”我望著他的臉,心里思量著要怎樣打破這樣的沉默,該說些什么,好幾年不見了吧。

    目光滯留在他的唇角,淡淡的燈光下,他的笑容里明明是嘲諷。

    難道他是特意來這里看我笑話的嗎?!

    真是這樣的嗎?小蔣......

    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對他說什么,只感覺自己腦袋里一片混亂,腳輕飄飄,跑走了.....

    我承認面對感情我不是一個特別堅強的人,可是,小蔣,我該如何面對我們的過往?

    沒有回頭,一直向前面奔跑。前方的黑暗,看不見一點點的希望,即便是這樣,那樣的黑暗里至少能容納我那脆弱的過往與希望。

    風吹過來,吹亂我的發,短發的飛。

    我想哭,卻無法淚流,身子在冷風中顫抖,在冷風中,一定有一首凄冷的歌。

    我不敢回頭,我想留給他一個堅強的回憶,哪怕僅僅只是一個背影。

    小蔣,我能拿什么來面對我們的過往?那么,就讓我選擇逃避吧。可能上天再不會給你我第二次重逢的機會,只要你幸福快樂就好,那么便不會辜負我們在一起的那并不很長的快樂日子了吧......

    我想他并沒有追上來,可能再也沒有必要了吧。

    我的耳邊只有“呼呼”的風聲,頭發打在我的臉上,沒有摩托車的聲音。此刻的我只想躲在一個無人的角落痛痛快快哭一場......

    跑了多遠,有多長的距離我不記得了。靠在一個墻角,身體軟了下去,頭靠在膝蓋上,終于,放聲大哭。

    不知道會不會驚擾到這里的居民,但此刻我只想痛痛快快哭一場,這個天和地,就容納我任性的這一刻吧。

    淚水也浸在回憶里......

    那年,他送我紅紅的大蘋果。

    那天,六月大太陽下的公園里我們坐在石長凳上聊天。

    原來我和他有如此多的相似之處,喜歡紅色,討厭那些挑撥離間的阿姨,害怕打針......

    那天,他告訴我他喜歡我。我也說我喜歡他,而他,卻先對我表白了。

    那一刻,我忘記了我心里有一個念念不忘的鄭小洋。

    那一刻,我是喜歡著他,我的眼里世界里只有他的身影。他紅色的T恤,他幫助我時的簡單微笑......

    抓住身邊的人吧,那樣好過活在自己編織的夢幻世界里。

    他去小店里買了個手鏈,手鏈上有個戒指,他把戒指取下來套在我的左手中指上,剛剛好,拔都拔不下來。

    手鏈是三角形狀,由線條牽成。線條上全是零零落落的星星,在太陽下折射出好看的光彩。

    他把手鏈上的那串星星放在了他T恤的口袋里,那個口袋在他心的位置,是不是他也這樣的把我放在了心的位置?

    雖然只是一個簡單的飾品,雖然只是一個并不貴重的小東西,但至少是一個愛情的紀念,那是我第一份真實愛情的見證啊!

    雖然我知道那個時候的他心里還藏著一個叫艷的女孩子......

    她比我漂亮,時常會帶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來店里,酒叫一大堆,然后她喝得爛醉。桌子上幾乎是社會上不良的少男少女,男孩子居多,然后,她喝醉了就吐一地,那些男孩子們就起哄......

    他喜歡她,是因為她比我嬌艷吧,并且她也比我更早與他相識。

    我不喜歡那個叫艷的女孩子。

    其一,她是社會上的女孩子,才十七八歲就跟那些不良少年廝混在一起;其二,她又是小蔣喜歡的女孩子,我怎么可能會喜歡她!!

    我們并沒有在阿姨他們面前公布我們戀愛的事情,我們在上班的時候默默的用眼神交流。

    他依然會幫我做事,但他會在幫我做事的時候如果沒有人他會偷偷的打下我的手,然后我會嘟起嘴,他離開時便會偷偷的笑,像個小孩子一樣。

    我的心里甜如蜜,戀愛中的女孩子會被自己的男朋友左右自己所有的悲悲喜喜。

    他比我小一歲,所以后來我也寫了一些姐弟戀的小說來紀念我那不是結局卻早已結束了的姐弟戀。

    夜晚,我們牽手出去玩,他愛摸我的頭發,那時我還是一個長頭發的女孩子。

    在無人的樹干,他會把我壓在樹干上輕輕的吻我,然后他又會呼吸粗重......

    那個時候我并不懂得這樣呼吸后的意味,直到后來我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一個并不深愛的男人,至少我對那個男人的感情沒有我對小蔣的感情深。

    這一切,便是我所有的遺憾。

    我沒有把最美好的東西交給他,他雖然要求過,但那時的我什么也不懂。學校里的好學生,圣人孔子老師都不會教自己的學生如何談戀愛。

    所以,一切都錯過了,那原本應該屬于他和我所有的美好。

    ......

    月光下,我們手牽手的影子。

    太陽下,我們卻相隔甚遠。

    小蔣,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們的愛情才無法長久?!

    我們為什么越來越遠?

    可是你知道嗎?和你在一起的我忘記了我心里還有個鄭小洋。我不知道何為愛,所以很喜歡你,可是為什么我們最后會分開?!

    夏天的夜,依然會冷。

    那幾天,你沒有聯系我,我想你是忘記我了吧,還是你和那個叫艷的女孩子在一起?我無法不讓自己胡思亂想,我無法讓自己安靜下來好好工作。

    那個夏天的夜,從日落到太陽星星伸出頭來看這個沉默的世界為止,你一直在電話里給我說話,我早已不記得你在電話里說了些什么,小手機在耳朵邊發燙,幾個小時,有那么漫長的時間嗎?

    后來,你給我唱《那一夜》,那是我最不喜歡的歌。后來你就哭,說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要我原諒你。

    你一直哭,我也在哭,坐在巷子外的大石頭上,我的身體冰冷。

    接到你電話我就出來了,連外套都沒穿,衣服外的手臂灑下燈光與遙遠的月光。

    我握著手機,耳朵邊聽你的聲音,聽你在哭......這邊,我也在哭。

    路人望著我,什么樣的眼神都有,我想他們一定是把我當成了神經病吧。

    對,從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刻起我完全神經了。

    你喝了酒,醉了,你不要我去找你,你怕你會對我做傻事,可是此刻聽到你哭我多么的想陪在你的身邊。

    雖然我討厭喝醉的你。

    酒后都是真言,對嗎?小蔣。

    你終究沒有告訴我你在哪里,難道你忘記了嗎,忘記了我是你的初戀嗎?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初戀女生呢?!是那個叫艷的美麗女孩子才是那個你心里面的初戀女生吧?!

    混亂的世界,混亂的思維。

    這個地方我一直記得,因為后來我才知道這里,這個電話是我和你的感情走向消亡的開端。

    你消失了,去了另一家店上班,雖然隔得不遠,但我卻再也沒有了勇氣去找你,你拋棄了我,我應該是一個可憐至極的女孩子吧!

    你可是我的初戀啊!!

    后來,許久不見了......再后來,關系淡了。

    連分手的話都沒有說,再后來,我發現你戴在我手指上原本拔都拔不下來的戒指不知道什么時候不見了。

    我知道,我們要斷了。

    難道不是嗎?我的?親愛的?

    姑姑來電話叫我去上海發展,其實我不想走,但你已經拋棄了我,我的第一份愛情就這樣不明不白的結束了。

    我還有什么值得留戀的,我還有什么資格留在你身邊,你拋棄了我,不是嗎?

    那么,再見吧!

    再見吧,我的第一份愛戀;再見吧,我曾經喜歡的你;再見吧,你給我的那所有的美好......

    再見了,四川。

    辭了工作,拉直了長發,穿上高跟靴子,出現在你面前。

    你叫我小妖精,你笑。

    我卻再也笑不出來。

    最后一晚,你沒有像從前一樣送我回家,你是在告訴我不要再掙扎了嗎?還是明確的告訴我你現在要分手,要真真正正的告訴我你拋棄了我,那么殘酷,那么真實......

    我獨自走回去,轉過街角,哭了。

    哭完,才敢回家。

    離別前一晚,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你。從下午兩三點等到你下班,再等到你愿意來見我的九十點......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不再對我笑,眼里都是恨,你為什么要恨我?是我背叛了我們原本簡單的感情嗎?還是我說了什么傷害你的話語......我不能知道。

    不知道說了什么,你要走,一定要走。

    你恨我,我拉著你的手,然后想吻你。你那么高,你閉著唇,我的唇觸到了你唇角的冰涼,你一把推開了我......我沒有哭,只是看著你,一直看著你,是仇恨,是報復,還是絕望?

    不,不,我只想留在你的身邊,我怎么能舍棄我的第一份愛戀。可是,你沒有說讓我留下的話,哪怕是一個愛戀的眼神,可是你終究還是推開了我,毫不猶豫,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絲絲的眷戀嗎?!

    你要走,我再也留你不住。

    罷了,我就走吧,希望我再也不回來,再也不想見到你了!!

    我走吧,遠遠的走吧!那樣你就能開心了,對嗎?

    我望著你的眼晴,在離開四川去上海之前最后一次望著你的眼睛,用幾近于哀求的語氣說:“對我說你一定要幸福,好嗎?”最后一次拉著你的手,你太想走,難道我想得到臨別的祝福都不可以嗎?

    這么一點小小的要求你都不能做到嗎?小小的心愿呵。

    拉著你的手,沒有松開。

    你轉身,瞪大眼睛仇恨的望著我,無可奈何的張了張嘴,一字一句的說:“你......一......定......要......幸福。”

    再也無言了吧,我什么也說不出來,張了張嘴,有沒有對你說你一定要幸福我忘記了,我只看到你用力的甩開了我的手,很討厭一樣,轉身,漸漸的消失在我的視線里。

    我想,你終究要消失在我的世界。我要用多久才能忘記你呢?

    我走了,沒有哭,手機掛在我的手指上,聽著那一首《你一定要幸福》,怎么沒有來搶手機的呢,怎么我連想哭都哭不出來呢?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起他,送的那些花,還說過一些撕心裂肺的情話,賭一把幸福的籌碼。

    在人來人往的街頭想起他,他現在好嗎,可我沒有能給你想要的回答,可是你一定要幸福呀。

    到上海,安靜,生活,上班,下班......

    很久以后你打電話來說要我回來,只要我回去你怎么樣都可以。

    我沒有同意,難道要再一次讓你傷害我,再一次拋棄我,再一次因為你而傷心慟哭嗎?!

    不,不......一定不可以!!

    “你在上海是不會得到幸福的!!”熟悉的語氣,仇恨的語氣,然后,你掛了電話。

    你從哪里得到的我的電話號碼?

    你打過來是為了再一次的傷害我嗎?

    你現在突然出現是為了來看我的笑話嗎?

    小蔣,你怎能這么殘忍?!

    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人嗎?

    此刻,除了失聲慟哭我又能做什么呢?

    上天,難道你傷害我還不夠么?

    我只能活在自己給自己編織的與鄭小洋的美好幻夢里吧。

    一定是這樣......

    罷了,罷了......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今天有什么好股票推荐 快乐12出号公式 河北11选五任三 大奖彩票app安卓版 黑龙江体彩11选5开奖号器 安徽快三下载官方网站 管家婆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天津快乐十分网上投注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十 河南体彩11选5号码统计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结果 免费平码高手论坛精选 快三今日走势图 新疆体彩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十分20分钟走势 今天有什么好股票推荐 快乐12出号公式 河北11选五任三 大奖彩票app安卓版 黑龙江体彩11选5开奖号器 安徽快三下载官方网站 管家婆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天津快乐十分网上投注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十 河南体彩11选5号码统计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结果 免费平码高手论坛精选 快三今日走势图 新疆体彩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十分20分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