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5章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起他,送的那些花,還說過一些撕心裂肺的情話,賭一把幸福的籌碼。

    在人來人往的街頭,想起他,他現在好嗎,可我沒有能給你想要的回答,可是你一定要幸福呀。

    何潔《你一定要幸福》用作手機鈴聲,手機在零亂的被窩里已經響了一遍,我沒有接,也不想再動。

    可能是安然大叔催稿的事情吧,在偶遇鄭小洋之前我曾答應過安然大叔要寫個小故事給他,算是完成任務。可能是宋琦琦忘記了這件事情,也有可能她是看我狀態不佳所以讓我調整一下自己的紛亂思維。

    之前一直在構思寫一個有關于暗戀的故事,正在構思之中卻又偶遇了鄭小洋,讓我原本安靜了好些年的心又再起波瀾,現在又認識一個叫筆名叫暗戀的人,是巧合,還是緣分?!唉,不想了吧,頭痛。

    手機鈴聲響第二遍,靠著舊沙發站起來,走過去,腦袋真的是痛啊,這一次又不知會病多久才會好。

    再怎么樣人也要言而有信,答應的事情我都會做到,只是對于我對刑夢夢的承諾,我不是不想與她在一起而是我們彼此會互相影響,剪不斷理還亂。兩個性格相似的女子在一起,唉,真不知會發生些什么事情。

    再說安然大叔也算是我的伯樂,雖然和他在一起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來......但肯定不是男女之情,他們夫妻是我的上司還是我的老板,為了生活少任性些還是比較好的。這樣的小說行情里,雜志娛樂界,一個人,一個靠寫文為生,一個靠讀者支持而存活的作者,一個一無所有的我,這樣的我,如果消失得太久終究是會被世人給遺忘的。

    可惜的是,我不是大神,連小神都算不上,只是一個平凡得再也無法平凡的女子而已。

    生活,有太多太多的無奈,我又能如何?!

    掀開被子,不知手機在被窩里被我遺忘多久了,右上角那一點點電支撐著,手機鈴聲依然在響著。

    一個陌生的號碼。怎么,這是誰?

    算了,響好幾遍了,應該是找我的吧?!

    滑動屏幕,把手機貼近耳朵。

    手機有些發燙,也有可能是自己臉頰發燙吧,如夢夢說的那樣。

    “喂,你好。”我只能用最低沉的聲音,不是我溫柔,而是我病了,如夢夢所言,如果我突然間變得溫柔了那么我一定是病了。

    電話那邊很安靜,有一會兒電話那邊都沒聲音,我看看手機上跳動的通話時間,沒掛電話呀,難道是打錯了,可是打錯了就該掛電話啊。

    “喂,你好。”我再一次說出這句,再不出聲我就會掛電話了,這不是逗我玩嘛?如果不是生病我一定會有一連串的話飛過去,但我生病了,也只能算了。

    電話那端依舊在消耗著我的耐性,一會兒后,那邊終于還是傳來了聲響。

    “楊曉素小姐嗎,我是鐘離,‘新潮’雜志社編輯鐘離,明天下午,我在未滿樓下的梧桐樹下等你,咱們,不見不散。”

    我還未消化掉這些話,那邊又傳來了一句“如若不來,我想,楊小姐你一定知道是什么后果吧!”

    比剛剛更冷漠的話,沒有商量,沒有給我回答的機會。

    一如鐘離的性格,一如鐘離做事的習慣。

    手機丟在被子上便倒頭在床上,頭埋在被子里,被子有多久未見陽光了,都沒有我喜歡的陽光的味道了。

    鐘離,她有威脅我的資本,那樣高高在上的鐘氏集團鐘大海的獨生千金;“新潮“雜志社的幕后老板外加編輯,她若想要毀了我比踩死螞蟻還更容易些。

    只是不知道我和她從未有過交集她會找我有什么事,倒是安然大叔和宋琦琦還有“心意“那些資深的作家見過鐘離,在一年一度兩家對手的聯誼上,雖然彼此都不想見到對方,但過場還是要走一下下的。

    當然,我沒有去,因為我沒有那個資格。宋琦琦說鐘離學成了標準的上海女人,會撒嬌會任性,說話聲音讓人聽了頭皮發麻。我也是不想去那樣的場合的,不適合,皮笑肉不笑,那些事對我又有什么意義呢?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宋琦琦是想保護我,她知道我脾氣不怎么好,也怕是給他們惹麻煩吧,我一直沒有去。也未見過鐘離,只是在電視和報紙上見過她。她的光芒萬丈,她的柔美婉約是我無法與之相比的。她能找我什么事,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想太多,好累,好想睡覺。

    ......

    “哎,素素姐你起來了,等一下,我去給你端面條來。”我從被窩里爬了起來,什么時候睡著的呀?亳無記憶,唉,生病的滋味真不好受,還好有夢夢在我還有口熱面吃。

    我沖她笑了笑,陽光在她身后,她打開了窗子,有點點的風從窗口吹進來。電腦旁邊的幾本書“嘩啦啦”的被吹得響,電腦開著。

    她走過來,拉拉我的手,坐我身邊,說:“素素姐,看你沒發燙了應該好些了,但是你藥也不能不吃,來,先把面吃了,過半小時再吃藥。”

    夢夢把一碗熱騰騰的面放在電腦旁邊,把被子拉到一邊再把我的外套遞給我。

    我看著她,有個人照顧的感覺真好。

    夢夢直直的發在陽光下暈成一個圈,忽然心里一熱,笑笑,“夢夢,謝謝你。”夢夢把腦袋靠在我的肩上,軟軟的發掃過我的臉頰藏在我的脖子里,夢夢大笑了一下,說:“素素姐,你就是我的依靠,我在沒找到愛情之前你不許拋棄我,不然我會哭的。”她雖笑著給我說,但我知道她是認真的,我們又何嘗不是彼此的依靠呢?!

    “不會,夢夢,你永遠是我的妹妹。”我看著電腦桌上的那碗面,雞蛋煮碎了,蔥花切得七長八短,但這是夢夢為我煮的。

    “嗯,這還差不多!”夢夢得到滿意的回答便高興的跳開了,“素素姐,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夢夢轉過身,跳過地上的雜物又到窗臺外看風景了。

    “夢夢,現在幾點了?”面吃到一半,突然想起昨天接的那個電話。

    “素素姐,差七分鐘到一點了。”

    夢夢看著手腕的表頭也不抬,“怎么,素素姐下午有事?”

    我沒有回答她,只是低頭認真吃面,餓太久了,什么樣的形象我也顧不上了。什么?淑女?我才不是淑女嘞。

    風卷殘云后我把廚房收拾干凈后出來,站在廚房門口,夢夢依舊在窗子邊站著,我愣了一會兒,興許她是有什么心事吧。

    擦干手,吃完藥,收拾完屋子。

    “怎么,夢夢,有心事?”我站在夢夢身邊,俯身把腳旁的書放在了角落里。伸直腰,看著夢夢,夢夢猶豫著要不要說,我皺了皺眉,開口說:“夢夢,鐘離找我,今天下午我要出去不能陪你玩了。”

    夢夢抬抬眼睛,想了想,問:“素素姐,她找你能有什么事啊?一定不是好事吧,不要去了吧。”我沒有回答,夢夢馬上又說:“那,我陪你去吧。”

    “不用,夢夢,她可能有什么事情找我吧,她一個大人物應該不會咋地我。你自己出去玩,我明天陪你去逛街,我看到一家新開的店,里面的東西好好吃的樣子,而且我還想吃小楊生煎呢。”說到吃,夢夢就開心的笑了,我松了口氣,繼續說:“有事我就給你打電話,對了,不要跑遠了,我剛來這里就迷過路,鑰匙在電腦旁邊,出門不要忘記帶鑰匙,還有,路上注意安全,早點回來......”

    “哎呀呀,素素姐,我知道了啦,比七老八十的老太太還啰嗦......”

    我笑了,然后夢夢也咧開嘴笑了。

    “那我走了啊。”我拿過包套在自己身上,轉身出門。

    “記得有事給我打電話啊。”夢夢的聲音傳來,我已走到了樓梯轉角處。

    樓下依舊沒有見到昨天被我扔下樓的紙片。

    鄭小洋,難道我們就會這樣斷了聯系嗎?!

    公交車上人不多,鐘離說的未滿樓在左街,看著在地圖上的定位距這里還有點距離,我不知道她叫我去那里干什么。

    冬日的陽光還是刺眼,駛出大街,周圍都是大大小小的梧桐樹,高高低低,只是全都是些枯枝敗葉。

    透過車窗玻璃,梧桐樹干直直的向上生長,枝丫也不粗的向兩旁生長。細細的淺深色細枝上生長著一些士黃色的梧桐果,一串一串,零零星星。梧桐樹葉早已掉光,只有那些密密的樹枝上還殘留著一些枯葉。灰黑色,就像用火烤燋后的樹葉。

    可惜的是沒有看到梧桐花或者梧桐葉隨風飛揚,那一定很美,我想。

    這樣的凄涼是因為我心里的凄涼嗎?!

    我一直以為我會在遺憾中度過我思念鄭小洋的日子,可是,我為什么又要讓自己和鄭小洋再一次成為遺憾呢?!

    陽光刺眼,我昏昏欲睡,放眼望去車上的人都是無精打采,春天要到了吧?

    如果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只是鄭小洋,如果春天遲遲不來我又該怎么辦才好呢?

    瞇一會兒吧,車到站是會通知的。

    人,有好多人,車上有這么擠嗎?不是車上人很少嗎?我怎么會被擠著。

    好困,是夢夢給我拿的藥有安眠的成份吧?反正左街是最后一站,到站車會停,睜不開眼就瞇一小會兒吧!

    剎車聲傳來,車子一動有人走動和說話的聲音,我還沒做夢難道就到站了?

    左手握著手機跟著別人下車。

    遠處,一個身影在那里等著。

    未滿樓旁,長裙的女子,春天還未到難道她不會覺得冷么?

    好一個倩麗的影子!!

    那一定是鐘離吧,但是她會有什么事找我呢?!

    想不明白,唉!

    我只得低著頭走了上去。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辽宁11选五中奖走势图 江苏11选五中三个号 2020年生肖排码表 陕西十一选五高遗漏 信彩票网站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时间表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多少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pk10走势图规律 线上股票配资招商 必中快三计划免费版 浙江11选5走势 建峰化工股票行情 快乐双彩走势 香港黄大仙精选资料网站 全国配资公司 辽宁11选五中奖走势图 江苏11选五中三个号 2020年生肖排码表 陕西十一选五高遗漏 信彩票网站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时间表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多少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pk10走势图规律 线上股票配资招商 必中快三计划免费版 浙江11选5走势 建峰化工股票行情 快乐双彩走势 香港黄大仙精选资料网站 全国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