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4章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美女們,冬天到了,又到你們穿著短裙打著哆嗦露腿露胸的季節了。”

    “可惜,你不是美女。”

    我在空間發了這條說說后沒多久就有留言和轉發動態了,點開看,原來是暗戀給我的回復,后面還有兩個撇嘴的動態表情。

    我就是這樣的人,不玩郵件,不玩微信,不愛打電話,不聊QQ,而我所有的所思所想全都記錄在了QQ空間里,只是很少有人能懂得罷了。

    我嘟嘟嘴,發現那邊那人根本看不見后又笑笑,發現自己真的是二到了極致。

    “愛筆下的世界,做個簡單小女子。”

    我又發了條新動態,立馬暗戀的留言又來了。“愛筆下的世界,做個簡單美男子。”這一次沒有附帶動態表情,好像很認真的樣子。我還未再回復留言他又發了QQ消息來,“妖妖,我有事先走了,我會再給你留言,安好。”

    還未等我回復他的頭像便暗了,我的心突然有絲絲寒涼的感覺。為什么,為什么我感覺悵然若失?是不是他以后不再與我聊天了?可是他說他會再給我留言,只是我的心里怎么會有一種即將失去以及一種熟悉的再無法更熟悉的失去的情結。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似乎他在我生命里出現過,哪里呢?我怎么會想不起來呢?!

    手握拳敲自己的腦袋,可是依舊想不起來。

    是不是我和他認識,還是我和他只是惺惺相惜,才有這樣原本陌生卻又如此刻熟悉的感覺?!

    一定是這樣!!

    心里放開,便微笑了一下。電腦早已鎖屏,那些幼稚的動畫又再一次在電腦屏幕上跳過來又跳過去。手放下來,我覺得我該離開了,再在這里呆下去我不能保證我不被沉溺下去。

    紙片飛到地上,一定是我碰到了鄭小洋給我的紙片了,上面是他給我的電話號碼。

    十一位的數字我卻沒有看,我一直想起宋琦琦對我說的話,就像魔咒一樣的刺激著我那因為鄭小洋而原本就很脆弱的神經。

    我以為和暗戀聊天我就可以忘記了,確實是這樣,在文字世界里我才會完完全全的忘記。忘記這個世界給我的沉痛的哀傷,忘記自己的那顆心......因為鄭小洋的再次出現而讓我再次躁動不安的心。

    而此刻,我的手低垂著,冬日難得的陽光透過惱人的玻璃穿過我的手指縫,出現在了我的屋子里。

    那張紙片,有些發皺,在陽光的透視下慘白慘白的輕輕飄落,就像因為丑陋而被這個世界遺棄的悲哀的白色蝴蝶。

    彎腰,伸手,那是我唯一能抓住的過往,那是我和鄭小洋可以再見面的唯一方式。我怎能忍心它在我的世界里再次滑落消匿呢?!

    無影無蹤,那樣殘忍的無影無蹤。

    絕對不可以!!

    可是為什么紙片從我的指縫滑走了呢,我看著它,沒有動,它輕輕巧巧的落在了地上,陽光下只有一個灰色的影子。

    突然間的灰色,想起蘇菲菲,那個奪走鄭小洋全部目光的妖嬈女人,是不是也奪走了鄭小洋全部的心呢?!鄭小洋,是不是如宋琦琦所言我們再也沒有聯系的必要了呢?!

    閉上眼,我知道陽光一定會灑落在我弓著的背上,其它地方的陽光也一定會公平的落滿到我的臉頰。我的眼睛動了動,我的睫毛一定隨著輕輕的顫抖,那,一定很美,我想。

    鄭小洋,是因為我不夠美麗你才不知道我一直悄悄喜歡著你吧?!

    鄭小洋的眼睛里盛放著蘇菲菲,我的眼睛里都是鄭小洋笑的樣子,可是鄭小洋只對蘇菲菲笑,那么柔情那么美,可是鄭小洋......

    窒息是什么?

    突然間再也不想見到鄭小洋,還有那個蘇菲菲。

    我這樣素色的女子,我這樣一無所有的女子還能拿什么來博得鄭小洋的目光?!

    在這樣的世界里我是輸家,永遠的輸家!!還沒有開始我便輸了,對不對?鄭小洋......

    那么,我們還有什么見面的必要!!

    睜開眼,那酸痛的腰提醒我那無法承受的傷痛。

    抬手,紙片隨著我的手指尖從窗口飛了下去,我抬頭望向這個陽光燦爛的世界。

    陽光刺著我微瞇的眼睛。

    在眼睛里對面的樓頂上掛著花花綠綠的衣衫,隨著風,像我心里一直夢幻著的花花綠綠蝴蝶隨風飛揚的奇妙的夢幻世界。

    坐在旁邊那亂糟糟的書堆上想哭卻再也沒有了力氣。

    ......

    我坐在那里埋著頭寫信,信是寫給刀過無痕的。我們是筆友,是我師父小七給我找的筆友,可以聊天,可以發火,可以說亂七八糟的話......

    那時流行交筆友,他寫我回,或者我寫他回。

    陽光透過灰色玻璃窗落在課桌上,講臺有同學在擦黑板,擦下的粉筆灰在太陽光下盡是微小顆粒,在刺眼的陽光下飛得到處都是,那么放肆,那般倔強,一如我夢里的那個樣子。

    我在寫,我的身后有幾個人坐在課桌上聊天。我沒有回頭,我對這些事一向不感興趣,只是一味的沉溺在自己狹小的空間與世界里。

    “交筆友的都是傻子!”熟悉的聲響傳來,是鄭小洋,心里一動,我依舊沒有回頭,因為我討厭他那樣的男孩子,出入一大堆人,成績又差,又自以為是。

    接著便是笑,一群人的笑,我生氣的回頭,我交我的筆友又礙著他啥事了?他們沒有資格嘲笑我!

    回眸,定格。

    那幾個與鄭小洋要好的同學在一起說著什么好玩好笑的事情,注意力沒在我這里。只有鄭小洋,只有他,他看著我,我看著他,此刻我們都在被此的眼睛里存放。

    鄭小洋兩腿分開放在同學的凳子上,右手肘撐在自己的膝蓋上,右手手心朝后撐在自己顴骨上,似笑非笑。

    我看著他,只是看著他。

    上一次他對我說話我心里悸動可能是自己的亂想,但是這一次,天,我是徹底瘋狂了。

    我看著他,突然他扯唇笑了,這是他第二次對我說話。我在唇角看到了他的嘲諷,然后我的目光黯淡下來了,板了臉,說了句關你屁事便轉過身去。

    我沒有看到他的表情,但我很難過很難過,為何?不知道。

    后來他們的嘻笑聲便沒有了,教室里都安靜了,還呆在教室里的那幾個零零散散的同學都盯著我。

    我一直是出口成章的人,但沒想到現在卻是“出口成臟”了。我一向是老師同學眼里的好學生,不常回答老師的提問,語文常常全班第一,其它科的作業即使是抄同桌的我也會按時交上去的老實學生,沒有人知道我心里的叛逆。

    而此刻,我想說什么,張張口卻什么也沒說出來。

    上課鈴響了,他回了他的座位,我在第五橫排中間的位置,他在第三橫排最左的位置,靠墻。其實我原可以坐前面的,因為知道他選坐位的習慣,所以我選擇坐后面。我一直努力考好,就是為了名次在前可以選擇抬頭就可以看到他的位置,哪怕只是一個側臉,哪怕只是一個背影。

    好友和班主任都不會知道這個秘密。

    后來的課我一句也沒聽進去......

    這樣孤單暗戀的日子無限的重復,我和他再也沒有了交集。

    到要分班了,他選理科,我選文科。

    我知道理科更有發展前途,班主任也為此找我談過話,但我實在是太討厭理科,那些物理現像,那些化學反應。所以,我選擇了堅持,班主任無可奈何,也注定我會和他分開。

    我想一個學校,一個年級總有偶遇的機會吧,機率很小,但并不是沒有。

    讓我面對那些討厭的物理化學還不如讓我死了好,但我若死了便見不到他了,我......

    他走過大操場到小操場的轉角,斜邊,我經過,我沒有抬頭,低頭而過。

    “一朵花傳來誰經過的溫柔......”

    音樂委員王霞教全班唱的《千年之戀》,我聽他唱,輕柔,溫暖......

    是對我而唱么?!

    還是,只是巧合?!

    我轉身,他已走遠,我看著他的背影,那時不知那是我最后一次見他。

    他消失了,從我的世界里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鄭小洋,是你知道要離開對我說的最后一句話么?!

    “不,鄭小洋.......“

    睜開眼,往事隔絕千山萬水。

    飛奔下樓的時候紙片早已不見了,風掠地,只余身旁的車輛來來往往。什么樣的喧囂與我有關?!

    風吹來,頭又在痛,憶往昔。

    鄭小洋這一次又是因為我而讓我們彼此會再斷了聯系,上天一定不會再給我再重逢你的機會吧?!

    可是鄭小洋我為什么不夠堅定呢?!是因為我不夠愛你嗎?不,一定不是,不,一定不是這樣的!可是,這又是為什么?

    想得太多,又沉溺,頭又更痛了些。

    “素素姐,只要你不想念鄭小洋你的頭就不會痛了。”刑夢夢的話又從我繁亂的心里升騰而起,可是我又怎能不想念鄭小洋呢?

    抬頭,風掠過我的眼睛,剛剛的太陽又躲哪里去了,那對樓花花綠綠的夢幻中的蝴蝶呢,又飛去了哪一個我無法預知的國度。

    鄭小洋,我心愛的鄭小洋,為什么宋琦琦要我不要聯系你呢,她不是說希望我幸福嗎。她知道我愛你,愛你到骨子里,只是她為什么不支持我聯系你呢?為什么,我是不是該去問個因由,我又該怎樣開口?!

    又快分不清現實與夢境了,靠在樹上,身子發抖個不停,這么冷,為什么會這么冷?!

    抬頭,天似乎是暗下來了,一片混濁,讓我感覺不到一絲絲的溫柔。

    該回去了吧,終究要獨自走剩下的路程。

    轉身,把那些喧鬧滯留在我的身后。

    那些與我無關的繁華終究還是與我無關。

    爬樓,渾身無力,身子撐在欄桿上往外面望,怎么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我看錯了,我的錯覺?!

    糟糕,沉溺得太深了,該回去好好睡一覺了,興許明天就好了,把這些都忘記了,但愿吧。

    轉身,竟然自嘲了一下,笑了一笑。自己任性的跑出來不知道他們會怎么想,如今的境地是他們最愿意看到的吧,笑話一個而已,還有什么存活的勇氣?

    唉,人生不過如此,一直堅強,一直不堪,還是沒有愛情,還是心無所依......

    不想了吧,還是更累。

    樓梯間有些黑,聲控燈沒有亮。有個人進來了,越來越近,我靠在樓梯上想讓那人先上去。

    那人走近我,突然,聲控燈亮了。

    我偏過臉,燈光刺著我的眼,我的眼睛里有一個熟悉的人影,是不是我看錯了?!

    努力睜大雙眼,好累,我想我是病了,應該是很嚴重吧。

    “素素姐你怎么在這里?你在這里就好了,省得你下來開門了,我猜你還沒搬家所以我就到這里來了。你什么時候去我那里啊?怕你又放我鴿子所以這一次我自己來了,不許耍賴了哈.......”

    夢夢張口就是一大堆的話,我看著她,似幻是真,夢夢真的在我身邊。

    “夢夢,你......我......”

    我說不出話來,想哭,還是沒有力氣,想著我若哭夢夢一定會比我哭得更厲害便只能咬著上唇,什么也說不出來。

    “素素姐,你......”夢夢說著拉過我的手,把臉貼在我的臉上,驚訝的說:“素素姐你是不是生病了呀,我的臉都發燙了。”

    “頭痛,呃......”轉念一想她還不知道我和鄭小洋已經重逢的事情,算了,等我好了腦袋清醒再慢慢的告訴她事情的所有經過吧。“頭痛,本來下來是想去看醫生的誰知走下來就沒勁了,爬上樓也沒勁了。”我低著頭,無法看到夢夢的眼睛,若她發現我在說謊她一定會不高興的。

    “素素姐你咋又生病了?昨天打電話不是還好好的嗎?”夢夢扶著我上樓,燈火下我側著臉看夢夢的臉,一樣的安靜,只是眼神中多了焦慮。

    我看著她微微一笑,她看著我,不知所以然。

    沉默了好一會兒,她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樣,大叫道:“哎呀,素素姐再等六天我媽要來了,你不是沒見過她嗎,這次我讓你見見她,順便再商量點事情。”

    “事情,商量什么事情?”我站在門口,推開門。“呀,素素姐你下樓連門都沒有鎖啊,你......”

    夢夢有點驚訝,看著亂亂的屋子,我沒有看她,軟在舊沙發里,“門我忘記關了,我很快會回來,不要轉移話題,要商量什么事情?“”假裝很生氣的沒有看她,其實我在用眼睛的余光去看她。

    “啊,素素姐......”停了一分鐘,她還沒有想好怎么說,我以為她想說了,看向她。

    “哦,對了,素素姐你還沒拿藥吧,我幫你去拿藥,剛剛來的時候我看到了藥店,放心,很近的,我不會走丟。”話說完她的人也不見了,我見那一抹紅色不見了心里還是有些悵然,低下頭。

    “素素姐,今晚只有我們自己煮面條吃哦。”小小的腦袋在門口出現,長長的發一掃帶走了她的笑容。

    刑夢夢和我一樣,除了煮面條啥也不會。切個菜還能經常把手給切了,一樣是水瓶座路盲的女子,一樣是非常癡情的女子。

    唯一的區別是她貌美我平庸。

    最大的區別是她有錢,而我,很窮很窮......

    我們是因為我的文相識,再因為我們性格相同而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她回家有車,電梯;而我回家,還是公交,爬樓......

    被窩里,電話響起。

    鄭小洋,我們無法再重逢那么我便逃離吧。

    或許,這是你和我最好的結局。

    難道不是嗎?!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皇家科技幸运飞艇开奖app下载 友钱网 股票融资的钱可以自己用吗 江西时时彩公式 股票配资网站大全 大富豪捕鱼官网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官网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开奖结 青海快3开奖结 湖北体彩11选五出球顺序 内蒙古快3走势全图 白小姐码上开奖结果 海南环岛赛游戏 配资炒股中心_杨方配资 陕西快乐10分胆拖中奖规则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图 皇家科技幸运飞艇开奖app下载 友钱网 股票融资的钱可以自己用吗 江西时时彩公式 股票配资网站大全 大富豪捕鱼官网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官网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开奖结 青海快3开奖结 湖北体彩11选五出球顺序 内蒙古快3走势全图 白小姐码上开奖结果 海南环岛赛游戏 配资炒股中心_杨方配资 陕西快乐10分胆拖中奖规则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