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1章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風移影婆娑,又搖曳著寂寞。

    善感燭淚空零落,惹濕了眼波。

    情輾轉,閑意反側,思量難阻隔。

    望不盡,月華如雪,誰懂我。

    抱著“心意”剛出的雜志去找安然大叔,裹緊了衣衫,這怎么可以呢?大叔私自改了作者的原著,一定要提出來,不然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今晚天氣不好,冬天的天氣又能好到哪里去呢?開水不燙手,出門像冰窖。

    如果不是因為我的任性勁兒誰又會大冬天的去編輯部找大叔,一個電話不就搞定了嗎?

    但是,安然大叔這個人比較奇怪。電話里談好的事情是很容易忘記的,當面嘛,我說的事情,他會記住,因為他知道我的脾氣。

    不是我有好聰明好漂亮好有文采,其實是因為我有個性,凡事總是任性而為,別人都是想好再做,我是做了再想,若有做錯,我錯也錯了,你又能咋地我嘛?!

    安然大叔第一次看見我寫的東西就打電話給我,說:“楊小姐,我覺得你寫的東西很有個性,所以,我個人決定簽約你,問一句啊!你寫的東西到底啥意思啊?”

    握著電話,我手抖了一下,最后是哭笑不得,哪有這樣的編輯呀?看不懂作者的文字卻又選擇簽約,在暗自慶幸的時刻話筒里又傳來了聲音,把我的希望無情的吞噬,“嗯,楊小姐,還得等我們家琦琦決定,我們家都是她說了算。”

    然后掛了電話,我心里又哆嗦了一下,我的夢被無情的扼殺在編輯的手里了,那是我花了半個月的心血啊!啊!

    好一個妻管嚴。

    說不定這就是托辭呢?別人不都是這樣拒絕的嗎?為的是怕傷害到別人的自尊心。

    我不是怕傷害,而是可惜了我半個月的心血,就這樣,被否定了。

    我給夢夢打電話報告了這一個不好不壞的消息。

    她在那邊笑,說:“素素姐,你寫的東西有些連我都看不懂,別人又怎么會看懂了?忘記了別人給你寫的留言了呀?你?”

    我沒有說話,實際上是無話可說,上高中的時候王夫子就很認真的給我說過:“楊曉素同學,麻煩你不要寫這些別人看不懂的作文了,好不好?我看得懂,并不代表別的監考老師能看得懂,得零分也是很有可能的,知道嗎?”

    沒有理會王夫子的苦口婆心,而是“哦”了一聲就離開了教師辦公室。

    不是我不想理會,而是除了這些別人看不懂的文字外我真的不知道還可以寫些什么。

    當我把這些莫名其妙的思想拋開的時候,我的世界就是一片空白,昏暗的,沒有任何的絢爛的色彩。

    但是,我依舊是語文全班第一,一直保持了許久。

    其它科目差得離譜。

    《愛情公寓》里的陳美嘉就是我的樣子,當然,我沒有她漂亮,沒有她有運氣,也沒有一個默默守護我的人,也沒有她一切的一切的美好的東西。

    我有的,只是凌亂的思維,還有那三五兩個朋友。

    那是我最絢爛的年歲。

    從此以后,我便活在了自己的幻夢里。

    “那一定是個大叔。”

    我這樣對夢夢說。

    然后夢夢在電話那邊再一次的笑得花枝亂顫。

    夢夢是一個比我錢,也是一個比我還憂傷的女子。

    有些事,夢得太多,就像是真的發生過一樣,而當這一切真的發生的時候卻像在夢里。

    對,就像此刻,我寧愿在夢里,朦朧的靜美里,不復醒來。

    我的面前,是那個我魂牽夢繞了好多年的男孩子。

    他就這樣安靜的站在我的面前,他沒有說話,我,亦無言。

    燈光下,朦朧的幻夢,我眨眨眼,以為是在夢里。

    怎么會呢?

    好多年不見了,怎么又會在這樣凄冷的冬日夜晚遇到他呢?

    沒有星星,沒有月亮,沒有汽車,沒有喧囂。只有燈光,還有我,還有他。

    他依舊沉默,我沒有說話,抓住《心意》的書角,發現它早已濕潤,我一定是不夠漂亮,不然他怎么會不知道我一直暗戀他呢?!

    愿時光靜好。

    他還是如初的模樣,如初的美好,如初的桀驁不馴。

    依舊是我夢里一直夢見的那個樣子。

    我想微笑著打個招呼,卻發現自己的臉頰緊緊的舒展不開來,想說話,嘴唇動了動,又干又苦又澀,終究沒有張開來說出一個字。

    再次動了動嘴,我依舊什么也沒有說出來。然后,他笑了,對著我,只一瞬,便融化了我那些陰暗的等待的歲月,我以為今生今世我不會再遇見他,我以為他是對我笑。

    一瞬間,他把臉轉向身后,說:“這是蘇菲,衛生巾牌子的一種,很好記。”

    說完,笑意盈盈的看著身后的人兒。

    我看著他,想笑卻笑不出來。

    后面,在煙霧繚繞里,出現一個女子。

    吐完最后一個煙圈,手指反轉就把煙滅在了自己的手心里。看著那一點星光在自己的視野中消失,為什么我會有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呢?揮不去,飄不散,蔓延到了我心里的每一個角落。

    這樣的女子,讓我的心里掠過一絲絲的心疼,怎么會這樣呢?眨眼之際,我的思緒就跑遠。

    只是半分鐘不到的時間,那女子出現在了鄭小洋的面前,把他擋在了身后,鄭小洋落在了這個女子的身后。

    我想,他應該依舊是笑著的。

    在黑暗的影子里,在朦朧的燈光下,他的美,那么猛烈的撞擊著我的靈魂。

    一下,一下,又一下,至死方休。

    這世間怎么會有這樣如此漂亮的男子呢?

    就像妖精一樣蠱惑人心。

    我的心也是這樣被他蠱惑了去的吧!?

    黑夜里,女子胸口的掛件晃動著我的眼波,面前,是一個通體鬼魅的女子。

    在我這樣的思維里,女人一旦和紫色沾邊就如鬼魅。

    這女人,發中帶著幾絲紫色的線條,彎彎曲曲的發,披到肩膀,凌亂散落,簡單隨意,卻給人一種慵懶的嫵媚。

    圓領,開肩,微紅的領毛隨著夜風隨意自由的舞動。紫色的長衣,一直到大腿,修長的腿套著的卻是一雙純白的高跟長靴。

    如果這樣的裝扮在別的女子身上,我一定會覺得突兀,但是她,讓我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絕美似妖,蠱惑似魅。

    他們真的是天造一對,地設一雙。

    好一個,天造一對,地設一雙!!

    等等......

    面前的這個男子不是我一直魂牽夢繞的人嗎?!這怎么可以?!

    我看著他們,卻不知道用什么借口來打敗自己,再看看自己。

    過氣的襯衣牛仔,外套很大,漏風,跑起來像在飛。

    這樣的平凡的,街上一抓一大把的女子怎么有資格與面前這樣長相嬌媚,身材超棒,打扮時尚,微笑甜美的女子相提并論?!

    可是,我愛他,愛到骨子里,深入靈魂中。雖然多年不見,但他一直在我心里最溫暖的地方存放。沒有灰塵,沒有塵埃,沒有喧囂,沒有世俗,只有我和他,一切的美好,一切的簡單,一切的安寧。

    怎么,要橫生出一個比我漂亮千萬倍的她來呢?

    所以,我恨她。

    但,我還沒有恨起來就發現我沒有資格恨她了。

    因為她在對我笑,淺笑盈然。

    我看著她,她的目光讓我不知所措,但是同樣,她的目光里讓我看到了復雜的東西。但是,我卻說不出來。

    扯唇,淺笑,道:“不要理他,我叫蘇菲菲,26歲,未婚,他們都叫我菲菲姐。”

    未婚?

    是個什么意思?

    是在說她和鄭小洋沒有關系,還是說她和鄭小洋在一起只是沒有結婚?

    這個問題我還沒有來得及思慮,那個女子又開口,說:“楊曉素小姐嗎?我聽鄭小洋提起過你。”

    鄭小洋在這個女子面前提起過我?

    我抬眼望向鄭小洋的世界,他正在低頭玩手機,幽藍的光照在他的臉頰,長發遮面。我看不到他現在是微笑著,還是像從前一樣桀驁不馴。

    蘇菲菲望向身后,面無表情。

    剛剛那張笑臉就像沒有出現過一樣。

    “你再亂說,信不信我揍你,啊,鄭小洋!”

    蘇菲菲拿自己的鞋去踢他,鄭小洋像習慣了一樣,連忙往后退,躲過了一腳。順便把手機放回胸口的口袋里,雙手插在牛仔褲口袋里,瀟灑的甩甩長發,一臉溫柔,道:“菲菲姐,安易叫吃飯呢,都催好幾回了。”

    怕蘇菲菲不相信似的,他又把手機掏出來。滑動,解鎖,把手機遞到蘇菲菲面前說:“看吧,安易又打了好幾個電話了。”

    蘇菲菲把鄭小洋的手打開來,轉向我,問:“楊小姐,要一起去嗎?鄭小洋說他們是你的幾個同學,小蔣、小趙、小李他們。”

    我望向鄭小洋,他沒有說話,實際上他已經轉過身去獨自踢著路上的石頭玩了。

    看著他的背影,我突然想哭。

    他沒有對我說一句有關于我和他,或者有關于我的話。

    我的心里好難過好難過。

    我抓著《心意》,它靠近我手的地方已經被我悄然撕碎開來,但我沒有扔掉它們,而是把它們緊緊的握在手心里,讓汗水浸濕了它們,讓悄悄的汗水代替我冰冷的淚水。

    微微一笑,我說:“不了,蘇小姐,我還有事,祝你們玩得開心。”我的眼睛又望向了鄭小洋的那個方向,繼續道:“替我向蔣海洋、趙越、李小蘭問好,說我很想念他們。”

    轉身,我一定不讓眼淚落在他們的面前,要哭,也應該躲在鄭小洋的懷里痛痛快快的哭一場。

    “趙越和李小蘭在一起。”

    蘇菲菲的聲音傳來。

    “好。”

    我沒有轉身,只是動了動干裂的嘴唇,艱難的說了這個字。

    走向十字路口,我想,我會淡出鄭小洋的世界了吧!!

    可是,鄭小洋我該如何釋懷??

    如風一般,鄭小洋跑到我面前,往我懷里塞了張紙片,似乎是很著急的樣子,說:“這上面有我的電話,還有蔣海洋、趙越、李小蘭的。”

    頓了頓,他看著我的眼睛輕輕的說:“記得聯系我。”

    眼睛只停留三秒,卻恍若隔世。

    我看著他的眼睛,有了我所希冀的深深的期望。

    我就這樣看著他,還沒有問他。

    想問他,你還記得我嗎?還知道我的名字嗎?你是如何向蘇菲菲說起的我?

    還未來得及問,他已經如風一般的回到了蘇菲菲的身邊,兩個人一起走了,他沒有回頭,沒有說再見。

    可是,我夢中的情人啊!

    說了再見,或許就不再見了吧!?

    可是,鄭小洋,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么?!

    無意再潑墨,卻握筆不忍擱。

    如何描摹你輪廓,渲染愛之色。

    弄琴瑟,冷弦凝絕,嗚咽的詩歌。

    黃花留,殘殼幾朵,難割舍。

    推開門,安然大叔不在,朝里望,一個人都沒有。

    難道安然大叔下班回家了?

    他經常會工作到22 : 00以后,現在才20 : 17,不是他的習慣呀!

    心里的惆悵,無處訴說。

    眼中的寂寞,無地可納。

    正轉身,卻在樓梯轉角處遇見了宋琦琦。

    “琦琦姐,你怎么還在這里,還沒有回家嗎?”努力揚起一張笑臉,現在的我笑著,一定是比哭還難看。

    “安然說他怕了你了,特意叫我在這里等你,他說你今晚一定會來找他。”宋琦琦笑了笑,拉著我的手,拉進了屋子里。

    “琦琦姐,我......”這可能是今天我遇到的最溫暖的事情了,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素素,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沒有關系,安然做錯事就該有人提出來,李曉和落水兩個丫頭平日里嘻嘻哈哈也是不管事的。”

    “琦琦姐,你讓我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我微微一笑,看著宋琦琦,宋琦琦看看我,大笑道:“‘地‘肯定比‘的‘語氣強烈,安然這么做是對的,雖然只改了一個字,但整個文章的氣氛就不一樣了。安然起初沒有告知作者,但最后告知了作者,作者還是原諒了他,他說是他自己不夠仔細。”

    宋琦琦看看我,繼續說道:“當然,你也沒有錯,對很多人來說這只是一件極小的事情,但是對于我們這種咬文嚼字的人來說,卻是大事。”

    我點點頭,說:“嗯,琦琦姐,我知道了。”

    “素素,我一直把你當做妹妹,這個世界像你這樣心思簡單的人不太多了。我希望你一直這樣,以后有什么問題直接給我說,安然真的被你嚇怕了。”

    我“嘿嘿”笑,沒有說話。

    “怎么,有心事?”

    我沉默著,沒有說話,許久,宋琦琦輕輕的問我。

    “琦琦姐,我遇到他了。”我仰起頭,看著宋琦琦。

    “鄭小洋?”

    “嗯。”

    “他不記得你了吧,或者他沒有與你約會。”

    “但是他留了電話給我。”

    我低著頭,想哭,抬頭,正對上宋琦琦的目光。她拍拍我的肩膀,說:“很顯然,鄭小洋已經忘記了你,你就不要聯系他了吧!”很認真的眼睛望著我,我也很認真的望著她,說:“可是,琦琦姐,我很喜歡很喜歡他。”

    “我知道,素素,不要做傻事,你會后悔的。”

    她沒有再看我,而是在玩著手中的筆,淡淡的說:“素素,我希望你幸福快樂。”

    “嗯......謝謝琦琦姐。”

    “看你情緒低落,最近你可以不寫稿,好好調節你的心情。不要因為一個男人而影響你現在的生活,我更不希望他影響你將來的人生,知道嗎?”

    “嗯。”

    離開“心意”心里依舊很亂。

    鄭小洋,你叫我如何不把你放在心上?

    在你生命不曾有我,而在我心卻有個你,恍然匆匆一世愛何時相遇。

    在我夢中的那個你,相愛相守于下世紀,地老天荒我會在一直等你。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牛的对应数字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怎 新疆11选5官网 宁夏十一选五遗漏 怎么玩一分快3三期必中 天津时时彩三星基本走势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 河南快3 6号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官方网站下载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家庭理财规划方案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捕鸟达人手游 青岛啤酒股票分析论文股票分析论文 江西快三一定牛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 牛的对应数字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怎 新疆11选5官网 宁夏十一选五遗漏 怎么玩一分快3三期必中 天津时时彩三星基本走势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 河南快3 6号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官方网站下载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家庭理财规划方案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捕鸟达人手游 青岛啤酒股票分析论文股票分析论文 江西快三一定牛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