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18章 身份猜測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天光從厚重的云層里慢慢透出,縱橫交錯的寂靜街道已能看清前路。

    各種粗布招牌在微風里搖曳,開早茶的店鋪里已有些許燭光。

    顏未終于在天亮未亮的時分醒來。

    身子很重,頭還很痛。

    這一切猶如一個冗長無聊的夢。

    現在被一個自稱是“茹儀公主”的小女孩給掌控住了生死,顏未的心情只剩下苦澀和無奈。

    在這個位高者就可隨意拿捏別人生死的世界里,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并不稀奇。

    茹儀在離開之前已將顏未的一切安排妥當,所以陸鶯鶯在得知顏未醒來之后就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陸鶯鶯一夜沒空入眠。

    又是吩咐丫鬟伺候顏未沐浴,又是吩咐著丫鬟為她準備早膳,還要親自為她挑選進太子府時的著裝。

    這一夜她是前所未有的忙。

    顏未被眾人簇擁著,從這里帶到那里,從這件事做到那件事,忙得連問發生了什么事情的機會都沒有。

    除了無所適從和吃驚之外就只剩下強烈的不安了!

    天終于明亮,忘仙醉前的街面上已有行人經過,這個時候的顏未才總算是得了清凈。

    她最終被安排在陸鶯鶯的閣樓里。

    陸鶯鶯的閣樓是忘仙醉里最高的建筑物。居于忘仙醉正中,共四層,前三層與一般閣樓無異,后一層外圍被一圈雕有雪中梅的鏤空欄桿所圍繞。

    立身在這閣樓四樓的任意一處都能觀遠景,可以是近處的忘仙醉,也可以是遠處的繁華街道。從這里再往更遠處看去,依稀還能得見太子府一角。

    這里除了那四個醉美人和陸鶯鶯的兩個貼身丫鬟就再也沒有人靠近過。

    現在的顏未就端坐在了四樓陸鶯鶯的房間里,惴惴不安的四處觀察。

    進門是屏風,屏風左邊有畫室和琴室,兩者隔開,再內里則是書房。屏風右邊是陸鶯鶯的大臥室,除了必備的擺件外還養有一株奇怪植物。

    顏未覺得那植物熟悉,但是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究竟在哪里見過。

    “這樣丑陋奇怪的樹我應該是有見過才對。”顏未在心里努力回想,視線一直落在那棵將死未死的植物上。

    植物半人高,葉子已掉光落在盆子里已成灰色,冬日臨近的時分竟依稀可見其上的嫩芽。

    樹干泛白,就像尋常樹木死了許久的那種干燥的白,帶些許淡薄青綠,偶爾可見形狀怪異的黑斑。

    黑斑分布不均,能一眼觀盡。

    陸鶯鶯的大臥室后便是她的衣帽間,整整有顏未曾經住的丫鬟間十個那么大。

    整個房間寂靜無聲,偶爾可聽見陸鶯鶯在里面翻找東西和瓔珞相撞的清脆聲。

    顏未長久的將視線落在那棵奇怪植物上,等她回神的時候陸鶯鶯已開始為她梳理青絲。

    顏未頓覺坐立不安,尤其是從泛黃銅鏡里看到和平日里不一樣的自己時。

    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自己。

    扭捏著身子強烈不安著,陸鶯鶯以為是自己束發的手太重,于是便更放輕了動作。

    “那、那個,我……”顏未想了很久還是沒有想到應該怎么開口才好,強大的局促不安讓她最終還是硬著頭皮問道:“這是在做什么?”

    “貴人難道不知道嗎?”陸鶯鶯垂著睫毛淺淺一笑,看了銅鏡中的顏未一眼,手中動作不停又繼續說道:“公主殿下吩咐小女子為您梳妝打扮。”

    顏未記得茹儀說過要將她送入太子府去。

    當今太子她聽說過,卻從來沒有見過。

    環日國的大致情況她聽說過一些。

    “我真的……要去太子府嗎?”顏未微微側臉,小心翼翼的問。

    “公主殿下是這樣安排的。”陸鶯鶯回答說。

    “為什么?”顏未又再問。

    若是想讓顏未去太子府當個丫鬟的話,就沒有必要如此勞師動眾的精心打扮,這如今的境況就像是要將顏未送去選妃一樣。

    “小女子不知,”陸鶯鶯說,撥弄了一下顏未的青絲,“我們都是照公主殿下的吩咐做事,其它的沒有資格過問。”

    陸鶯鶯大概是猜測到了茹儀和顏未之間的“關系”,依照茹儀公主對顏未的稱呼和態度看,顏未可能就真的是民間公主。

    顏未看起來十五六歲。

    皇帝陛下如今三十五六,雖然算起來環日明希的年齡也適合當顏未的父皇,但是十五六年前環日國正值內亂,當時的環日明希只忙著與太子爭斗這一件事,根本就無多的精力去尋歡作樂。

    “但是男人哪,誰又說得清呢。”陸鶯鶯在心里默默嘆息了一聲,想著自己可能在為公主梳妝,她心里還是有那么一絲激動的。

    雖然這只是她的私自猜測。

    見陸鶯鶯沒有說話,顏未又再問道:“那公主殿下可否說過讓我去太子府做什么?”

    陸鶯鶯輕輕搖頭,“公主殿下未曾告知,只說讓小女子吩咐人將您送到太子府外即可。”

    原本以為能得到什么有用訊息,結果是什么都沒得到。

    陸鶯鶯以為顏未知道茹儀稱呼她為“顏姐姐”的事情,所以她從始至終都沒有提及。

    按照茹儀的吩咐,陸鶯鶯并沒有安排忘仙醉的人送顏未出門,而是直接雇傭了一架馬車。馬車先繞離忘仙醉將顏未送到一個人多的繁華街口,隨后又用另外一架不同的馬車再將她送去太子府。

    兜兜轉轉一圈,就是不能讓人知道顏未是從忘仙醉出來的。

    忘仙醉雖在京城頗負盛名,但從根本上來說它還是青樓。原本這一些事情該茹儀親自動手安排的,因為先前耽誤了許多時間,最終也只能選擇這么一個法子。

    再過幾日便是太子殿下生辰,人當然是越早送去越好!

    車夫并沒有將馬車停靠在太子府正門,而是一個偏僻的小門。尋常丫鬟仆人出入的地兒,車夫將她送到之后便行禮驅趕馬車離開了。

    顏未被迫提著快觸地的裙角站在小門前。

    小門朱紅,青瓦紅墻旁種著許多半開的花卉,遠處有一株顏未不認識的高大樹木。

    四周無一人經過,只能偶爾聽到飛過的鳥啼聲。

    “這里真是太子府嗎?”顏未凝眉想。

    這里比嚴府的大門外更冷清,她連找個問路的人都不成。

    這裙子太過冗長,一向簡裝的顏未自然穿不習慣,提著裙子又不好走路,思慮再三她決定先敲門看看。

    沒有讓她等多久門就開了,顏未佇立在原地,看著一個宮女模樣的人從門縫里探出頭來。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极速赛车跟秒速赛车 湖南快乐十分下载 安徽快3下载安装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贵州11选5走势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安徽快3推荐号码今天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浙江11选5 2019网上真钱捕鱼游戏 何为蓝筹股 福彩12走势图表 佳永股票配资_佳永配资平台|老牌配资公司 dnf赌博幸运28的规则 2019上证年线 全民双色球最新版下载 极速赛车跟秒速赛车 湖南快乐十分下载 安徽快3下载安装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贵州11选5走势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安徽快3推荐号码今天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浙江11选5 2019网上真钱捕鱼游戏 何为蓝筹股 福彩12走势图表 佳永股票配资_佳永配资平台|老牌配资公司 dnf赌博幸运28的规则 2019上证年线 全民双色球最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