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13章 被賣青樓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床榻上人兒一直酣睡,呼吸平穩。

    因過于疲勞而卸下防備的顏未,感覺不到危險已經臨近。

    嚴銘探身默默觀察著顏未的睡顏,明目張膽的將唾沫吞得“咕嚕嚕”響。

    這里是他租住的別院,此時已過半夜不可能有人會來打擾。

    粗暴直接的他已將自己外衫扯掉,正落在他的腳邊。

    “我老早就想嘗嘗嚴府丫鬟的滋味了,要不是有母親攔著的話……”

    心中這樣想著時,他的喉結翻動著又“咕嚕”了好幾聲。

    因過于糾結而不敢靠近的他,心里默默計較著得失。

    為怕自己將書信看錯,嚴銘戀戀不舍的目光離開了顏未折回桌旁。

    將燭燈再挑撥得亮了一些,對著跳動的火焰他一個字一個字的念過去,因恐驚擾了沉睡的顏未,他幾乎算是嘀嘀咕咕出了聲:“嚴銘。府中丫鬟顏未賜于你玩耍,厭后可將她賣入青樓,錢財悉數歸你,此事保密。朱清清。”

    后面還有嚴府當家主母印鑒,嚴銘確認再三,認定沒有錯這才又再折回床榻旁。

    腳踩衣衫上。

    平時寶貴得要命的東西,此時在他眼里猶如草芥般可以任意踐踏。

    “咕嚕,咕嚕——”

    “嘿——嘿……”

    喉結上下翻動發出了好似被濃痰阻塞了口腔的難聽沙啞聲,此時竟成了他行為的催化劑。

    再瞟一眼那書信,他又露出了在花街柳巷之中的一貫模樣。

    “嘿嘿,既然夫人將你賜給了我,那小娘子我就不客氣了,哈哈——”

    猥瑣的笑意加深,換作平日他早就撲了上去,或許是想停留這樣的快樂無上的感覺,所以他才遲遲沒有動手。

    “呼啊……”

    一聲痛快的呼聲出口,他的身體本應落在香軟之上,卻因過于激動而踩到衣角直接撲了出去。

    “嗚哇!——”吃痛尖叫。

    一想到床上還有個人,他怕驚醒了顏未忙捂著自己嘴,因疼痛和呼吸難耐而流出的涎水就這樣順著他的指尖滴落了下去。

    疼痛加劇,他的眼淚瞬間就下來了。

    同時,這一摔也讓他從美夢中驚醒,腦海里不自覺的就響起了白日里那些放高利貸人的話來:“……嚴銘,你應該知道自己欠了我們多少銀子了吧?再不還錢的話,信不信我連你的第三條腿也一并打斷了!”

    那些人拿著棍棒,將嚴銘圍在墻角厲聲威脅著。

    無論平時嚴銘如何狐假虎威,但在銀子面前他是一點底氣都沒有的。

    “我知道我知道,希望哥兒幾個再寬限些時日,我一定還,一定還!”嚴銘抱著頭瑟縮在角落里瑟瑟發抖。

    “哼,明天你再還不上的話,就休怪哥兒幾個不客氣了!”

    “就是就是。”

    “不然的話我們就直接找朱府要錢。”

    “對,實在不行就去嚴府!”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威脅著嚴銘。

    嚴銘無奈,只得保證明天一定將錢還上。

    唯獨這件事情他不敢讓朱府和嚴府人知道,不然的話他以后就沒了活路。

    若是讓嚴媽知道只怕她一棒槌下去他的小命就沒了!

    “可惡!——”嚴銘恨得是咬牙切齒。

    嚴銘思慮再三最后才非常不甘心的穿上衣服,將房門仔細鎖了才趁著黑夜帶著書信出門去。

    黑夜里,進京必經之路上。

    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個不停,因戴著斗篷而看不見她的容顏。

    “深院,時間應該差不多了吧?”

    一個稚嫩的問聲,聽起來也就七八歲的樣子。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該到了吧。”一個咬詞不清的回答。

    這人倒是沒有著什么隱藏自己身份的裝扮。

    斜邊挎一個包一直沒有合上過,露出各類肉干。手上抱著的也是,回答小女孩問話時,她也不停往嘴里塞著,好像有人要跟她爭搶似的。

    此人十九歲,比小女孩大了十多歲,因嫌換衣服麻煩所以她長年只著黑衣。

    “大暉郎,你都安排好了嗎?”小女孩轉頭,對著黑夜里問了一句。

    對方沒有回答。

    “一定不能讓褚哥哥知道喔。”

    “嗯。”對方輕微的回答。

    “就、就算是這樣,也不能勞公主殿下您親自來吧。這天寒地凍的——”陸深院嘀咕著,要不是有好吃的她才不愿意陪著他們在這里吹冷風受凍呢。

    “我不放心!”茹儀公主認真的說。

    忘仙醉。

    通宵不熄燈,絢爛似在夢。

    忘仙醉,忘仙街最繁華的青樓,頭牌名妓、優伶、紅粉佳人皆深藏于此。

    王侯將相藏妾尋歡,翩翩公子把酒當歌。

    書生意氣揮斥方遒,平民錢換春宵一刻。

    夜半,無人,天地寂靜似無聲。

    月色柳樹下,雙蝶繡羅裙女子站在柳橋頭娓娓唱那張先《醉垂鞭》:

    “雙蝶繡羅裙,東池宴初相見。朱粉不深勻,閑花淡淡春。

    細看諸處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亂山昏,來時衣上云。”

    惹人心惆悵,不忍擾之。

    文人聽此曲,借酒相和之。

    當年之月早已落去,羅裙女子也已沒入風塵。

    內里,有名伶款款在唱《忘仙醉美人》。

    茫茫摘星明月忘,晨曦柳畔羅裙舞。

    暢暢飲桂仙同醉,人世悲喜若有無。

    皎皎河漢緲若煙,輕舟夜下烏頭船。

    盈盈飛天尋歸處,忘仙醉美人之屋。

    忘仙醉與別處青樓不同,門前月下并無老鴇妓女招攬客人,只有四位壯漢兩左兩右的守在門前,擋住那些鬧事或無錢的人。

    忘仙醉與別處并不相同,并非是有錢人就能進得去,當然沒有錢那是萬萬不能讓其進去的。

    美人屋兩處,一處隱居,一處尋歡。

    尋歡之美人,一為身心,一為靈魂。

    前者之美人,屋一處,閨房;后者之美人,屋兩處,琴棋書畫交友與避世之所。

    傾世容顏,一顰一笑,顧盼生輝。

    深閣內里。

    嚴銘將信給蒙著白紗的女子看了,見那人點頭他知生意能成單刀直入的說道:“四成。”

    “三成!”這女子落地有聲。

    “單是這嚴府丫鬟名聲也不單單值這個數。”嚴銘伸出手指比出一個數。

    女子聞言沉默了一下,考慮了半響才挑眉說道:“我知你已被人逼得走投無路,所以……三成。”

    “你!——”嚴銘氣得手腳直抖。

    “嚴府的名聲確實值點錢,但是你自己心里也清楚,敢接下你這單生意的在京城也只有這忘仙醉了!”

    女子掃視了昏暗的房間一眼,在嚴銘尚且還在考慮的時候她又再補充道:“機會只有一次。”

    說完她款款坐下,然后再瞟了嚴銘一眼再說道:“第一次談不攏的生意,我可沒有閑心再跟你談第二次!”

    “……好!”嚴銘確實是被逼到走投無路了。

    “那好,成交。”女子站起,聲音輕快。

    嚴銘正想離去,那女子卻突然說道:“要將嚴府的賣身契留下,將來若是有個好歹忘仙醉也能有個說法。”

    “嘭”的一聲嚴銘將書信重重拍在桌上,一面開門一面往外面走氣呼呼的說道:“依照約定我今天中午來拿錢。”

    “好,三成,保密,”女子笑靨如花,“歡迎再來照顧忘仙醉的生意啊。”

    “哼。”嚴銘頭也不回的甩袖離去。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贵州快3和值和尾走势图 有上海时时乐的彩票平台 江西快3 宁夏体彩11选5软件 日本股票涨跌幅限制 极速赛车彩票官网网址 002039股票 3肖主一码默认论坛 pc蛋蛋幸运28统计网站 高手平特肖论坛精选 开山股份股票行情 武汉哪的股票配资好 河南快赢481开奖直播 河南十一选五中奖金额 福彩3d缩水软件手机版 宁夏11选五5奖项 贵州快3和值和尾走势图 有上海时时乐的彩票平台 江西快3 宁夏体彩11选5软件 日本股票涨跌幅限制 极速赛车彩票官网网址 002039股票 3肖主一码默认论坛 pc蛋蛋幸运28统计网站 高手平特肖论坛精选 开山股份股票行情 武汉哪的股票配资好 河南快赢481开奖直播 河南十一选五中奖金额 福彩3d缩水软件手机版 宁夏11选五5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