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10章 南宮當鋪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你想跟著我是嗎?”馬車走遠了,顏未才站起,細致撫摸小馬駒的頭。

    小馬駒“嗤嗤”的叫著甩著腦袋,顯得非常高興。

    “可是我現在……身無分文啊。”顏未望向前路無奈的笑。

    那里正是凝脂和東方遇過來的方向,看樣子他們是從京城方向來的。

    聽顏未不停跟自己說話,它發出歡快聲響不停刨著前蹄。

    “既然這樣,你就陪我上路吧。”

    顏未熟練翻身上馬。

    這種感覺又非常熟悉!

    顏未最后回頭望了望嚴府方向,而后才騎馬往京城方向走去。

    在來時路上偶遇樵夫,顏未詢問過。

    再往前面走一段路便有一家客棧,客棧旁邊有馬廄,旁邊有一間當鋪和幾家住戶。

    嚴府里。

    少了顏未反而更加雞飛狗跳。

    朱清清和嚴玉心在顏未房里翻找,里里外外找了個遍,一無所獲。

    嚴府外。

    站著與顏未在山洞呆過的那個少年,在這大雨剛停的天氣里嘴唇凍得發紫。

    “早知如此我就該多帶幾件外袍出門……好冷啊。”他獨自嘀咕著,抬頭看緊閉的嚴府門半響。

    少年身輕如影一躍便上了嚴府大門旁邊墻頂,抬頭掃視一眼看準花廳位置就潛了進去。

    來時無影,去亦無蹤。

    無人看到。

    中午時分,嚴媽進花廳收拾看到了那個小盒,因她之前從未見過便急忙拿過去給嚴玉心母女看。

    她們母女懷著疑惑心情打開小盒。

    小盒里靜靜地躺著一枚粗陋的深綠如墨般的方形玉佩,半個手心大用一根舊紅線拴著,正面雕刻著猛虎下山圖。

    圖案并不精細,雕刻手法拙劣得明顯。

    嚴玉心好奇拿起來看,感覺背面有字她便翻了過來,背面果然有兩個字——魏秀。

    這是魏將軍的名字。

    一見那字她連跟朱清清說話的語調都在顫抖。

    “娘……我們先回房再說!……”

    朱清清盯著玉佩背面兩個字激動得差點驚呼出聲,吩咐丫鬟繼續打掃院子后她便急忙帶著嚴玉心回了自己院落。

    嚴媽一頭霧水待在原地不明所以。

    緊閉房門,兩人再看這玉佩赫然有“魏秀”二字,異常醒目。

    朱清清拿著玉佩的手顫抖不停,已經激動到說不出話來。

    嚴玉心看著她激動模樣,不停點頭跺足蹦跳歡呼雀躍,前所未有的開心。

    “娘……快、快差人通知我爹!”嚴玉心突然叫道。

    “對對對,玉心你說得對!!”朱清清語速極快的附和。

    夜長夢就多。

    緊握的玉佩已經被香汗所淋漓,仿佛下一刻就要被這暴露青筋的細長手指給捏碎掉……

    少年策馬奔騰往京城方向去,郁悶了一路,身上新衣他越看越覺得礙眼,最終暴力脫下隨手扔在路邊。

    偶爾有人路過看到他模樣就跟看瘋子一樣。

    “罷罷罷,還是先去京城吧,太子殿下的生辰就快到了。”

    白馬漸染污泥,確實不那么雅觀。

    樵夫所說的地方,因有小馬駒的幫忙,剛過午時不久顏未便到了。

    站在客棧門前她又犯了難,身無分文的她又哪有什么錢吃飯住店?

    四十來歲戴著高帽、堆著一貫生意人笑容的店家從客棧里走出來,看了顏未一眼也猜了個七七八八,于是便和顏悅色的對顏未提醒道:“小姐若是最近手頭緊,可將身邊值錢物件當入南宮當鋪,等手頭寬裕了再來贖回便可。”

    店家順手一指,那是樵夫所說的當鋪。

    “信用度極高,這是京城有錢人在這里開的分店,今天恰巧管事小姐也在。”店家又說。

    顏未從山中走出,料想她是想入京,店家這這里見過許多這樣的路人,所以才能一眼就看透顏未的難處。

    從嚴府那邊過來的人大都出身貧苦。

    “……哦。”顏未應聲看向旁邊當鋪。

    一間并不大的店鋪,比這客棧新得多。格局雖然小,用的建筑材料卻是最好的。

    “只管典當,不問出路。”店家又好心提醒了一句。

    顏未身邊并沒有什么可以典當的東西。

    她突然想起先前凝脂看那件白袍的眼神,顏未覺得或許可以先將這件衣服給當了。

    “以后再贖回就是了,而且我帶著上路也不方便,萬一磨損了就麻煩了。”

    在典當期內當鋪有義務保管好客人的典當物,一旦過了典當期典當物便由當鋪自行處理,或拍賣或售賣。

    顏未是知道這些規矩的。

    主意拿定她便往旁邊南宮當鋪走去。

    “小姐,請問您想典當何物?”對方剛見顏未踏入當鋪就單刀直入的問道。

    身著淡藍錦緞的十一二歲少女眼睛滴溜溜的轉個不停,一直盯著顏未看。

    “麻煩看看這件衣服能當多少銀子。”顏未直截了當的拿出那件白袍。

    白袍被少女捧去后臺找專人估價,一會兒之后顏未便拿著二十兩銀子走出了當鋪,她的前腳剛踏出當鋪,小馬駒就搖著尾巴跑到了她身邊來。

    “善佑。”顏未喊了一聲摸摸這小馬駒的頭,看樣子它已習慣了這個剛得到的新名字。

    善佑低聲叫著時她又突然想起了自己給小馬駒取這名字的緣由——善良的人,必被蒼天所庇佑!

    “……不行!”顏未猛的跺腳,手從善佑頭上驀地收回然后又快速折身進了當鋪里。

    少女被她突然的舉動嚇得轉回了頭,顏未再回當鋪她已知道緣由,于是便笑靨如花的問道:“后悔了?”

    “抱、抱歉,那畢竟不是我的東西我不太好擅自做主!”顏未沒有費唇舌去解釋。

    “真遺憾!”少女非常遺憾的說,“……實話說來,我還挺喜歡那件袍子呢,極其難見。”

    “抱歉,”顏未站直,忙彎腰鞠躬致歉,“真的是非常抱歉。”

    “沒事,我家當鋪從不強求客人。強求跟搶掠并無區別,姐姐知道的話會不高興的。”少女笑著說,態度溫和。

    “給你添麻煩了。”顏未再次致歉。

    又成了身無分文的人。

    但現在的她已沒有了先前的迷茫。

    “沒事,”少女將白袍好生遞還給顏未,觸及到顏未濡濕的袖口,“這白袍可是防水的,下雨的話小姐不妨將其當雨衣用。”

    “這畢竟不是我的東西,我得更加愛惜才是。”顏未說。

    少女贊許的點了點頭,隨后才對顏未說道:“你且等我小會兒。”

    說罷少女徑直進了當鋪里間,再出來時手里多了一把大紅色雨傘以及一個套線背包。

    “這些舊物件放著也是閑置,就送你了。”少女將東西直接塞進顏未懷里。

    “……誒?那怎么可以!”顏未說著后退一步,不敢去接。

    “沒關系的……若是你覺得過意不去的話,等你以后發達了買了新雨傘送我便是。每月二十四日,我都會在這里。”少女笑盈盈的說。

    顏未想了想最終點了點頭,站在原地又對少女鞠了躬。

    少女跳開依舊笑著說道:“若是將來那白袍主人真想舍棄那白袍了,請你務必當入南宮當鋪。”

    東西不是她自己的,顏未做不了主。

    “也只是這樣說啦,南宮家不強求任何事的。”少女認真的說。

    “若真有機會的話,我就幫你問問看。”顏未說。

    “好,”少女笑著點頭,“不強求。”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今晚开奖大乐透开奖 幸运28评测 一分钟一开的彩票怎么样 什么号码是连码 合赢在线第一杨方配资 福彩排列7规则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 某股票涨跌幅一栏是绿色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茶叶 快乐12开奖查询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横屏版 上海配资公司 江苏快三稳赢计划 北京快乐8开奖直播360 安徽11选5前三组选一定牛 福建快3形态走式 今晚开奖大乐透开奖 幸运28评测 一分钟一开的彩票怎么样 什么号码是连码 合赢在线第一杨方配资 福彩排列7规则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 某股票涨跌幅一栏是绿色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茶叶 快乐12开奖查询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横屏版 上海配资公司 江苏快三稳赢计划 北京快乐8开奖直播360 安徽11选5前三组选一定牛 福建快3形态走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