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9章 啟程京城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你們若敢對小顏動手,我就跟你們拼上這條老命!”說話的是嚴賀氏。

    與此同時,她將躲在墻角的顏未護在身后。

    “娘,你護著一個來路不明的丫鬟作什么?”朱清清不爽的問。

    嚴媽見嚴賀氏出來相護,她忙丟了手中棒槌瑟縮到一邊。

    這是顏未初到嚴府的場景。

    “她是我帶回來的,我就應當對她負責。”嚴賀氏氣得七竅生煙。

    “她方才偷了廚房里的食物!”嚴媽探出頭,低聲提醒顏未所犯錯誤。

    嚴賀氏轉身看向顏未空空如也的雙手,頓時就什么都明白了,轉頭過去又惡狠狠地對她們說道:“她手里什么都沒有,你們莫要冤枉人家。”

    朱清清翻了個白眼,一臉無奈。

    饅頭肯定早被顏未給吃了!

    顏未確實是拿了嚴府的食物,那只是嚴玉心早上嫌棄、丫鬟準備扔掉的白面饅頭而已。

    這種小事在嚴府是默許的,只不過是嚴媽想給剛來的顏未一個下馬威,這才唱了這么一出。

    “就算如此,你們拿棒槌打她是不是太過分了?啊!——?”嚴賀氏像護雛鳥一般將顏未護在身后,不允許她們靠近顏未分毫。

    “老、老夫人,對……對不起,嗚嗚……”被班長打穿心臟,又莫名其妙的來了這里,本是委屈萬分的事情顏未都沒哭過,如今就為了一個白面饅頭居然哭得撕心裂肺。

    確切的說,是嚴賀氏護她的行為感動了她!

    剛被嚴賀氏帶入嚴府就感覺到了這一群人的不懷好意,結果還真的是這樣……

    “不哭不哭,只要有我在他們誰都不敢欺負你……雖然我只是嚴令的養母,但這個家還是有我賀妍的一份,就算是嚴令也得給我幾分薄面!”

    嚴賀氏折身過去撫摸顏未的頭發,像安慰受了委屈挨打的孩子一樣,動作細致溫柔。

    “要不是有我嚴令早死了,哪里還會有他如今的風光日子啊!你們讓小顏不好過就是讓我不好過,惹惱我了,信不信我將嚴府全毀了?!”

    面對嚴賀氏的厲聲威脅,朱清清看著她那蒼老到連走路都要抖幾抖的單薄身子心下恥笑,臉上卻還是帶著一貫的奉承笑意彎腰附和道:“是是是,清清記下了。”

    嚴賀氏說的所有話她一向不以為意,一個連走路都要人扶的老太婆又能做得了什么?!

    “……小顏乖,別哭,跟我過去,去我那里……”嚴賀氏不再理會她們轉身過去寬慰著哭得滿臉是淚的顏未……

    “啊呀!——”

    顏未尖叫一聲從夢中驚醒。

    聲調在山洞回響震得她耳膜發痛,她猛地想起了這里還有另外一個人存在,于是顏未忙轉身看過去。

    洞外雨已停,天早就大亮。

    那人已不在這里,洞口依舊排著整齊柴火擋風。

    “走……走了嗎?”顏未身體軟下來癱坐在石頭上,驚出一身冷汗。

    身旁篝火略帶余溫,看樣子那人才剛走不久。

    “我原來是失憶了啊!”

    一夢醒來。

    夢里零星的片段并不能讓顏未想起更多,她越是想頭就越痛,為了讓自己好過點兒她不得不停住思考。

    手再撫過心口,顏未記得那里應該有個什么東西在,但一時半會兒她又想不起來。

    “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才對!”顏未心下如此想著,順手從懷里拿出書有“嚴銘”的信,看背面,果然有個很詳細的地址。

    “……看來她們沒有說謊,從昨天看嚴老太太和嚴老爺似乎對我一直都還不錯。”

    顏未將信小心的收好。

    看在嚴賀氏與嚴令的面上她也一定要將信送到。

    此時的她還不知道這信里寫著什么,若是現在就知道的話……

    推開洞口柴火一件男款白長袍順勢滑落在柴草上。

    領口處看樣子是狐貍毛,尾擺像荷葉,有點厚度,并不是這個季節所能用上的衣物。

    顏未俯身撿起將白袍上的水珠拍掉,又再細致撫摸這面料,朱清清母女的冬袍都沒有這么好的質感。

    一看就價值不菲。

    “看樣子是昨天那人留下的。”

    回頭看那鋪列整齊的柴火,捏緊手里的白袍,顏未的心情總算因為這人的溫暖舉動而好了點。

    四處尋找早已不見那人身影,顏未只得將白袍疊好,和洞里的那幾件衣衫一起帶走。

    得將白袍物歸原主才行!

    顏未本打算折回嚴府跟嚴賀氏道謝之后再上路,又因為害怕再遇到那兩個可怕女人就只能選擇放棄。

    “來日方長。”顏未握緊拳頭想。

    保護之恩,一生不忘!

    突然尋回的記憶覆蓋近事,離開這里時,她竟把史浩和小野都給忘了。

    夜雨后山路更難走,待顏未尋了下山路走向與嚴府相反的進京路上時已快午時。

    山麓轉角處一輛馬車突至,車輪碾過水洼飛濺起的雨水打濕了顏未的外衣。

    顏未正縮在山麓夾角里歇氣,又累又餓的連喊住他們的力氣都沒有。

    “吁——”嬌俏喝聲起,并排而行的兩匹駿馬一并停住,與其一同停住的還有一匹不停奮力掙扎著想要逃跑的小馬駒。

    二八芳齡身著鵝綠衣衫的南宮凝脂從馬車上下來,衣袂飄飄、發絲臨風飛舞猶如仙女下凡。

    顏未有氣無力的歪頭看了她一眼,然后又轉臉過去正對山壁。

    她不想再惹上什么麻煩。

    小會兒時間凝脂便到了顏未身前來,她最先看到的便是顏未緊護在胸前的白袍。

    因她折疊整齊又被身體故意遮擋,所以凝脂只看到了那一截狐貍領毛。

    “小女子凝脂,”凝脂行禮態度溫柔,“……抱歉,泥水污了小姐衣衫。”

    “沒事。”顏未有氣無力的回答,還是沒有將臉轉過來。

    “小女子著急送小姐回家,您看我們需要賠償您多少銀子?”凝脂笑意盈然十分客氣。

    “不必!”顏未回答得言簡意賅,她已經餓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么點小事兒就讓人家賠償,那不是她的風格!

    “凝脂,怎么回事?”一個虛弱到就快斷氣的聲音突然從不遠處傳來,顏未聽到好奇的轉臉過去看了一眼。

    一個面部慘白的少年和凝脂年紀差不多,弱不禁風到隨時都將會斃命一般。

    “東方遇,我不是讓你好生盯著小姐嗎?小姐還年**刻離不得人……你這要死要活的模樣,就不要再出來丟人了成嗎?”還沒等顏未說話,凝脂就已轉頭對東方遇發起了火來。

    訓人訓得一點兒都不客氣。

    “呵呵。”東方遇只是傻笑,扶著馬車外壁喘息好幾次才繼續說道:“小姐還睡著……那馬叫得我心煩我睡不著。”

    “……”凝脂瞪了他一眼,又轉頭盯著顏未懷里的白袍看,思慮小會兒才再試探性問道:“小姐可是要出遠門?”

    “嗯。”感覺不到惡意,顏未默默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將在路上撿來的小馬駒送給小姐,就當是賠償。”凝脂快速的說。

    “不用!”顏未抬頭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再看向搖搖欲墜的東方遇,“你們先走吧,我沒事,不需要什么賠償。”

    “反正那小馬駒也是撿來的。”東方遇卻開了口,說話間他已將那馬兒給牽了過來。

    這一次走路倒是平穩,沒有了要倒地的感覺。

    馬兒見了顏未叫得歡暢,剛剛明明想掙脫束縛逃跑。

    “看,它好像很喜歡你呢,”東方遇說著丟了馬韁就往馬車那里快步走去,走得跌跌撞撞,呼吸因此變得急促壓抑,“累死了,累死了……連呼吸都好累……凝脂,我好累啊!——”

    比先前更虛弱的聲音。

    話音剛落他就直接趴倒在了馬車壁上,凝脂見此也顧不上顏未了,跟她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行完禮就快速折了回去。

    扶東方遇進了馬車,凝脂便策馬揚鞭往嚴府的方向去了。

    “吁吁——”小馬駒歡快地叫著,很中意顏未。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河北11选5前三直走势 排列5中奖规则及奖金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破解版 2020特马网站今晚开特马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彩票网 江西11选5计划 2018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海南飞鱼游戏技巧 捕鸟声音下载 炒股入门视频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新疆11选5玩法 证券投资学股票分析报告 广东快乐十分 338 河北11选5前三直走势 排列5中奖规则及奖金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破解版 2020特马网站今晚开特马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彩票网 江西11选5计划 2018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海南飞鱼游戏技巧 捕鸟声音下载 炒股入门视频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新疆11选5玩法 证券投资学股票分析报告 广东快乐十分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