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8章 洞中二人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娘,我們還沒有得到信物你就這樣放過顏未,未免也太便宜她了!”回了嚴府嚴玉心依舊不滿,嘟嘴跺腳發泄情緒。

    “嚴媽已說得明白,而且看方才顏未的神情不像是在說謊……就算一個人失去了記憶,她平日里的習慣一時半會兒還是很難有所改變的。”朱清清細心寬慰女兒,顯得非常有耐心。

    她再了解不過,若是讓她這個女兒心情糟糕,嚴玉心可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來!

    “那……信物要怎么辦才好?”嚴玉急切的問,“聽爹話里的意思,若是沒有信物為證只怕此事難成。”

    讓煮熟的鴨子就這樣飛了,這可不是她嚴玉心所能做出來的事兒!

    對方是受居野國皇帝陛下寵信的魏將軍,她非嫁不可!

    “我搜過顏未身上并沒有,嚴媽肯定她沒有帶多余的東西出府去,那么那信物就一定還在她房間里。”朱清清猜測著說,語氣篤定。

    嚴玉心料想也是如此,想了想又問了送信之事。

    “我想了一個更為有趣的法子,對顏未那死丫頭就用這么一點兒小手段,又怎么能讓我的寶貝女兒解氣呢!”朱清清溫柔撫去嚴玉心臉頰的淚水,一臉慈母樣。

    嚴玉心的好奇心又被提起,忙追問道:“為什么娘你要讓顏未送信給嚴銘?嚴銘那個人可是……”

    后面的話她沒有再說下去。

    朱清清卻只回答說:“這樣的小事不值得你費心,一切我都已安排妥當。放心,等你看到不久之后顏未的慘狀,你定會拍手稱快的。”

    “當真?”嚴玉心轉悲為喜反問。

    她大概猜到會發生什么事情了。

    “我可不會連我女兒都騙,”朱清清瞪了嚴玉心一眼,“明天就安排他們打掃院子,我們倆就借這個機會親自去顏未的房間里找那個信物。”

    “嗯!”嚴玉心重重點頭,模樣乖巧。

    今夜無月色,比昨晚更清冷。

    顏未全身濕淋淋,借著模糊的記憶往白日里呆過的山洞走去。

    那里還有幾套適合她的衣服,雖然她并不知道是誰放在那里的。

    終于要離開這里了,她覺得很舒心,但是又有點不舍。

    “嚴老太太對我那么好,我現在就要走了沒有機會跟她道別,總覺得好遺憾。”

    顏未還記得白天嚴賀氏看到自己回來時,那激動到無以復加的模樣。

    簡直比見到自己親孫女兒還親熱!

    “……我該跟她說聲謝謝的。”

    顏未遠遠望著嚴府的方向,但強烈的第六感又不停地提醒著她:要盡快離開這里,越遠越好,越快越好!

    她剛順著記憶往抱玉山中的湯池那里去。

    眼前一陣強光閃爍,與此同時“轟隆——”一聲炸響,一個強有力的大雷突然從天而降,顏未頓時被雷聲驚嚇跌倒在濡濕的草地上。

    膝蓋再一次被磨破,她伸手想抓什么穩住身形時,卻一把抓住了帶刺的荊棘。

    顏未吃痛得慘叫一聲,荊棘的黑細老刺扎入她掌心,手心頓時猶如被蜜蜂蟄了般的火辣辣,又痛又癢。

    她身上的傷不可能這么快就好全。

    拉住周遭植物往山上去,越是往上顏未越是著急,在她才看到湯池一角時大雨從高空毫不留情的傾倒了下來。

    閃電的光亮正好照亮前路,顏未忙在茫茫雨中奔跑。

    跌跌撞撞的了洞內,顏未擦水換衣藏好信,手撫過心口時有異樣的感覺,只是她目前尚且不知是為何。

    驚喜的是山洞內里竟有干柴,看樣子還不少,將衣服換好之后,顏未才去點火。

    火光剛跳動了幾下她的身后便聽有腳步聲傳來,顏未心中既害怕又慌亂,她順手撿起旁邊尖銳石塊才敢轉臉看過去。

    只要是深山都會有野獸。

    她的心跳得飛快,就快要跳出胸膛。

    她手里的火熄滅時,洞口處的閃電光亮正好映照出往洞內走來的細長影子。

    “抱歉,打擾了。”一個聽起來還算溫和的聲音,帶著淡淡笑意傳遞過來。

    “誰??”顏未聽到是人聲心里略微放松,還是很警惕。

    那是一個很陌生的男人的聲音!

    “在下路過此地被雨淋,見此有山洞故而冒昧來避雨,驚擾了姑娘實在抱歉。”

    這人沒有給她危險的感覺。

    顏未慢慢松開了手心尖銳石塊卻不扔掉,隨后她才背對著這人用冷漠的聲音說道:“請別靠近我!”

    “是,在下明白,自當遵從。”

    還是笑盈盈的樣子,那樣的笑容讓顏未覺得虛偽,如此想著時她心里的話還就當真不經意的出了口:“不要用那種虛偽的笑容跟我說話,我不喜歡。”

    話剛出口,她便猛然驚醒。

    自己果真是糊涂了啊!

    熟悉之人尚且不能說真話,更何況還是陌生人?!

    聞言對方還真就止住了笑意,而后便用淡漠的聲音接話道:“那還真是失禮了!”

    雖是道歉,顏未卻沒能感覺到一丁點兒的誠意。

    “你不必在意,是我心情不好,遷怒了你……很抱歉。”顏未埋頭下去誠懇道歉。

    “無論在我身上發生多少悲慘委屈的事,我都不應該因此而遷怒于別人……更何況對方還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顏未懊惱的想。

    “啊?——”對方聞言吃驚反問。

    顏未正想再說些什么就聽那人“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她頓時就覺得對方莫名其妙,想再道歉的話終于還是沒有說出口。

    氣氛著實詭異。

    對方笑畢,見顏未仍沒有任何反應他才認真說道:“抱歉,是在下得意忘形了。”

    這人頓了頓又再誠懇說道:“小姐你可真有意思。”

    真誠的話語,至少比先前聽起來真誠多了,但是對于此刻的顏未而言反倒成了一種挖苦。

    “呵——,”顏未冷笑了一聲,”那還真是多謝你的夸獎呢!”

    她本是嫌棄的語調,似乎被對方會錯了意,從對方又哈哈傻笑之中顏未很清楚的知道了這點。

    “只當我是遇到了一個蠻講禮貌的傻子吧!”顏未這樣想著,她不想再搭理他,于是背過身去點燃了篝火。

    洞內瞬間就明亮暖和不少。

    “真是多謝了,方才我都冷得嘴唇直哆嗦了呢。”對方望著單薄消瘦的青衣背影,客氣道謝。

    “你想太多了,是我自己覺得冷而已,再說柴火放在這里不用也只是浪費。”顏未撇嘴,只想盡早結束和這人的無聊談話。

    頭又開始痛了起來。

    這莫名其妙的頭痛讓顏未心里更煩。

    “小姐能和在下說說話嗎?”對方試探性的問,一點兒都沒有感覺到顏未對他的嫌棄心情。

    顏未用指甲掐著太陽穴選擇了沉默,她不想再跟這人多說一句話。

    而這種默不作聲的行為卻被對方誤認為是種默認。

    于是乎,這人就開始絮絮叨叨了起來。

    顏未只能默默聽著,有聲音她也睡不著,在頭昏腦漲之中她算是知道了這人的身世和來這里的目的。

    原來這人因忤逆了長輩犯了大忌諱被家族除了名,朋友最近要成婚他因無事可做所以才跟來了此地。

    進山玩耍時突遇大雨,為了避雨他這才來了這個山洞。

    這種家事顏未才不要聽,她一直沒有回頭也沒有動,始終垂頭背對著他。

    從始至終沒再說一句話。

    看她這模樣,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似的,話鋒一轉就直接問道:“假設小姐你剛中意的人就要與別人成婚,你會怎么做?”

    “……我才不會再喜歡任何人!”顏未在心里默默地回答說。

    良久都等不到顏未的回答,料想她已經睡著,這人便再也沒有說過話。

    抬頭往外看,閃電依舊不停,大雨沒有想要停止的跡象。

    有風吹過,拂動他的長發。

    感覺有點冷。

    他轉頭看了看,顏未依舊紋絲不動,他才躡手躡腳的站起來,小心地撿了最長的柴火依次在洞口排好作擋風用。

    柴火縫隙之中風依舊往里灌,他脫下自己的外袍覆蓋在了柴火之上。

    他一直沒敢亂動,就怕驚擾了顏未的美夢。

    過于無聊的他在石頭下面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想了想他又用手指頭抹掉了。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幸运28是合法的吗 北京极速赛车怎么玩能赢 幸运农场实时预测 广东11选5现场直播开奖 配资公司!鑫配资 11选5计划3期必中山东 2020年云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安徽快三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广西11选5开奖手机直播 新手炒股入门步骤 18luck在线娱乐百家乐 11选5前三组规律 广州配资公司招聘 体彩排列五带坐标连线 幸运28是合法的吗 北京极速赛车怎么玩能赢 幸运农场实时预测 广东11选5现场直播开奖 配资公司!鑫配资 11选5计划3期必中山东 2020年云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安徽快三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广西11选5开奖手机直播 新手炒股入门步骤 18luck在线娱乐百家乐 11选5前三组规律 广州配资公司招聘 体彩排列五带坐标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