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7章 強要信物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問話一出不僅嚴令覺得緊張,這對母女更覺緊張。

    嚴玉心額頭已冒出絲絲冷汗。

    “該死的顏未,連這點兒事情都辦不好!”嚴玉心在心里惡狠狠的咒罵。

    方才顏未完好無損的回了嚴府,且還是與自己父親一道,想到這里嚴玉心覺得更窩火。

    她才不要嫁給一介兵卒呢!

    嚴令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這么嚴重,見朱清清與嚴玉心都緊盯著自己,他也只能默默點頭算是作答。

    嚴令的官職還是朱清清娘家人幫忙求來的,他又如何敢過于放肆?

    “你還真就答應了?!”朱清清恨得是咬牙切齒。

    嚴玉心聞言眼淚瞬間就下來了,覺得父親將自己的婚姻視作了兒戲。

    抽抽搭搭之中,嚴玉心忍不住埋怨道:“就算女兒要嫁人……女兒也要嫁給皇親貴胄,再、再不濟也得是富貴人家,誰……誰要你答應讓我嫁給一介兵卒啦?——”

    嚴玉心哭得差點斷了氣,停頓小會兒又繼續絮絮叨叨說道:“玉心不會同意的,就算是死也……”

    “誰說是要你嫁給兵卒啦!”嚴令總算是反應了過來,豁然站起著急說道。

    朱清清本想走過去安慰女兒幾句,一聽嚴令這破天荒的話,她突然就止住了身形,臉上顏色也慢慢地有所緩和。

    腳步頓住,朱清清又轉身過去正對嚴令,焦急萬分的問道:“你究竟是個什么意思?!”

    “昨天和玉心相親的可是居野國的魏將軍,他可是居野國皇帝陛下身邊的大紅人哪,他……”

    “當真?!”

    嚴玉心聞言也激動得從椅子上站起,頓時便止住了眼淚,一臉歡喜。

    “是倒是,但是他……”

    “是便好!”朱清清歡喜著打斷了嚴令接下來要說的話,嚴令只得閉嘴,隨后嚴玉心才追問道:“爹,那他何時上門來提親?”

    “魏將軍說了,只要讓他見到信物他立馬就上門來提親。今日他與為父商量好之后便折回,說去求居野國皇帝陛下賜婚。”

    “看來就在最近這幾日。”朱清清瞬間喜笑顏開,而嚴玉心聽了嚴令的話卻怎么也笑不出來。

    “信物?那是什么?”嚴玉心暗想,心下疑惑。

    她從來都沒有聽顏未提及過!

    見嚴玉心沉默不語,朱清清也反應過來,母女兩人皆失望垂頭下去,但又一同想到顏未正巧回了府。

    如此,事情才總算是有了轉機。

    “啊,那、那個啊——?昨日回來的時候我順手一丟,也不知道丟哪兒去了,我得回房找找才行。”嚴玉心忙尋了一個借口,替自己爭取時間。

    “嗯,你一向喜歡將東西亂丟,以后你這脾性得改改了。”

    嚴玉心忙歡喜應承下來。

    見這事已商量好,嚴令便又提及了年關將近最重要事宜。

    他將早已備好的書信鄭重其事的交到了朱清清手里。

    其中一封上書“步帛親啟”樣的書信,他最是認真的吩咐朱清清,一定要讓顏未親自送到京城去。

    朱清清滿口答應。

    嚴令一離府,嚴府瞬間就恢復了以往的雞飛狗跳。

    朱清清先差人喚來了嚴媽,問了她關于昨晚顏未回來之后的事宜,最終卻什么有用的訊息都沒能得到。

    嚴媽一離去,嚴玉心就從繪有蒼山的屏風后出來,兩人進里院將門扉緊閉了,嚴玉心這才著急的說道:“看樣子連嚴媽都不知道。”

    “你也聽到了,嚴媽只知顏未昨晚回來得很晚。”朱清清總結從嚴媽那里得來的關于昨日顏未的情況。

    “……會不會是顏未將魏將軍的信物給藏起來了?”嚴玉心冷眉反問。

    既然父親都這么說了,那就一定有信物這件事。

    換言之,顏未昨天確實是收到了魏將軍的信物,只是她們不知道在哪兒罷了。

    “沒理由啊,我們又沒有給她說相親對象的身份……說起來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對方居然是居野國的魏將軍,如此說來的話……”朱清清凝眉沉思,想著各種各樣的可能性。

    “對啊,我也不知對方身份,當時爹說的只是一介兵卒……若是早知對方就是魏將軍的話,我肯定會親自去的!”

    “今天你爹是確定了對方身份才說的,他說那人是魏將軍,一準沒錯。”朱清清歡喜得兩眼冒光,激動莫名。

    和居野國皇帝陛下身邊的大紅人牽扯上了關系,沒準將來還能一飛沖天成為皇親貴胄。

    “如此說來,他應該是隱瞞了自己的身份。”嚴玉心總結說。

    事情總算是說得通,那么接下來就是尋找信物的事。

    她們已做好全盤打算。

    至于送信之事,吩咐府內任何一人去都行,也未必非得是顏未不可。

    顏未畢竟是丫鬟之身,在嚴賀氏院內呆太久也不成體統,所以用過晚膳之后嚴賀氏便親自送顏未回了自己房間,且還千叮嚀萬囑咐的讓嚴媽好生照料。

    嚴媽的一張奉承臉差點因此而笑得下巴脫臼。

    一路跟隨嚴賀氏,見她杵著拐杖回了自己院落,且熄了燭燈之后,嚴媽這才去向嚴玉心母女報信。

    事情完畢她便回了自己房間,被吩咐天亮之前不許再出來走動。

    出了今日之事,丫鬟仆人天剛黑便不敢再露面,所以當嚴玉心又用迷藥將顏未迷暈帶走的時候,除了幫兇朱清清便再無一人看見。

    嚴府后山。

    整片的黑。

    “嘩啦——”一聲響,一桶冷水從顏未的頭直澆到腳,綁在樹干上昏迷的她打了個冷噤驚醒了過來。

    這一次的藥量沒有先前那么重,只致顏未昏迷的量。

    顏未剛清醒,嚴玉心那冷冰冰的厲聲問話就已傳來:“說,你將魏將軍給你的信物藏哪兒了?”

    “魏……將軍?”顏未氣若游絲,尚且需要繼續調理的身體又哪里經得起這樣的無情摧殘!?

    “對,就是和你相親的那個魏將軍,就是昨天!”朱清清知道顏未已被自家女兒弄失憶,所以才會如此好心提醒。

    “我從來……都沒相親過!”顏未毫不猶豫的回答。

    潛意識里,她對男女之情那些事情是厭惡的。

    “說謊——!你明明昨天才替本小姐相親過,不會才一天你就忘了個一干二凈吧!”嚴玉心繼續質問,一旁的朱清清又一桶冷水從顏未的頭頂給倒了下去。

    雖才冬日臨近,但是夜晚的井水依舊冰冷刺骨。

    顏未只覺得好冷好冷,連緩慢流動的血液都凍住了。

    腦袋里面還是混亂一片。

    “我沒有!”顏未抬頭起來,目光堅定的緊盯母女二人。

    她從未私藏過什么東西,她也從來不會做這樣的違心事情!

    但是下一刻她自己又愣住了,似乎有什么記憶片段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哼,事到如今你還想狡辯嗎?!”嚴玉心不滿的抱怨,毫不留情的一巴掌甩在了顏未臉上。

    顏未顫抖了好幾下,還是堅持自己沒有私藏任何東西。

    雖然身體疼痛難忍,雖然覺得委屈萬分,但顏未還是咬緊牙關沒有流下一滴眼淚。

    良久的冷水拷問和巴掌抽打,嚴玉心母女依舊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最終她們也失去了耐心,將顏未從樹干上解下后便扔了封信給她。

    “這是家主讓你送往京城的信,背后有地址,你現在立刻、馬上——拿著這封信滾去京城。記著,你永遠都不許再回來這里!”朱清清冷漠的吩咐著,隨后強拉嚴玉心回了嚴府。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广西十一选五和值基本走势图 甘肃快3开奖预测一定牛 喜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捕鸟达人2免费马上玩 天津11选5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十 广西快乐双彩77 浙江11选5预测一定牛 永高股份股票 河南省体彩11选5 河北快3往期开奖记录表 现在我推广了一赌博app 排列五500期综合走势 四肖选一肖期期准香港 55125彩吧论坛首页 快乐十分20分钟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和值基本走势图 甘肃快3开奖预测一定牛 喜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捕鸟达人2免费马上玩 天津11选5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十 广西快乐双彩77 浙江11选5预测一定牛 永高股份股票 河南省体彩11选5 河北快3往期开奖记录表 现在我推广了一赌博app 排列五500期综合走势 四肖选一肖期期准香港 55125彩吧论坛首页 快乐十分2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