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6章 提親玉心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湯池旁的大石上,不僅放有新衣,連褻衣都有準備,且還是與嚴府丫鬟一樣的裝束。

    青衣束腰,嬌體修長。

    玉足點地,滿山春光。

    這湯池療效果真神奇,不僅讓顏未身體內積累的傷損消散,連她藥毒之癥也好了個七七八八。

    這周圍的一切雖覺陌生,但卻讓顏未倍覺心安,知時間已晚,她便找路下山。

    顏未走了許久,才遇到急切來山中尋找她的史浩小野二人。

    兩人見顏未無恙,這才認定小如沒有說謊,事情發生太多,兩人一時之間都不知應該說什么才好。

    倒是顏未一見他們,便開了口問道:“那個……請問我怎么在這里?”

    距午時已很緊,史浩言語直接道:“老師我們還是邊走邊說吧。”

    小如在離開時認真吩咐過,不能讓顏未知道她來過這里,所以在找顏未的路上兩人就已商量好了說辭。

    三人一行往山下去。

    史浩簡單告知顏未,說她因生病被嚴府遣出來治病,叫她病好了才能再回嚴府去。

    “那你們為何要讓我站在這路中央?”顏未問話茫然。

    “老師您病癥雖說是好了些,但仍需去藥堂抓藥。”開口回答的是小野。

    “對,所以老師您就在這里等著便好,這種小事交給我們就行。”史浩附和著。

    兩人一唱一和。

    “哦。”顏未呆呆的點頭。

    現在的她看起來還真有點傻傻的。

    “那老師您就在這里等著,哪里都不要去,我們馬上就回來。”

    史浩說著往藥堂那里走去,小野緊隨其后,一面朝顏未揮手一面接話道:“我們約好了喲。”

    “嗯。”顏未重重點頭,并不知這全是小如的安排。

    進得藥堂去,兩人兜兜轉轉觀察著顏未的一舉一動。

    溜出藥堂,轉過街角,兩人尋了一處廢棄高地背對背查探四周。

    果如小如所言,嚴令此時當真是騎著高頭大馬往嚴府而去。

    顏未還呆呆的立在原地,望著藥堂方位,等著史浩與小野歸來。

    “浩大,小如姑娘還當真是料事如神啊。”小野感嘆了一句。

    史浩只是輕輕點了點頭,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嚴令回府不定時,但每一次回來他都會先在街面巡視一番,而這藥堂和裁縫鋪是他必經之路。

    “小顏,你怎在此地?”嚴令老遠就看到了她,翻身下馬后問道。

    按照嚴府規定,她此時應當在府內準備午膳才對。

    “咦?——”顏未遲疑一瞬發出驚詫之聲,將目光從藥堂收回轉到嚴令身上。

    循她目光看去,那里是嚴府中人常去的裁縫鋪。

    再看顏未身上與平日里不一樣的裝束,嚴令笑了。寬闊的肩膀輕微抖動,一面笑一面埋怨道:“小顏你出來制新衣我又不會多說什么,干嘛要這么藏著掖著的?”

    “那——,那個……不是……”顏未忙替自己辯解,思維依舊混亂。

    她覺得事情仍舊不是這樣的,卻還是找不到合適的理由說明。

    “算了,我說這些也并不是要難為你。只是在我面前你做自己便好,我倒是很喜歡你這性子吶。”

    “哦。”顏未點頭,一臉明白模樣。

    實際上她半句都沒聽懂。

    沒有危險感覺,反而很安心。

    等她再回神時,與嚴令同行的兵卒早已跳下了馬去,同時嚴令溫和的聲音也一并傳遞了過來:“小顏上馬吧。”

    一身冰冷的盔甲,一本正經的模樣,卻是難得的溫柔之人。

    “是。”顏未竟然沒有拒絕。

    只見她徑直走到駿馬身旁去,絲毫不遲疑的翻身上馬。

    大腦有一瞬間的空白。

    同時,潛意識里有個陌生的聲音,傳到了她的心中來:“嚴小姐難道就不覺得這樣的見面方式很特別嗎?”

    “特別?……特別個鬼啊!!——”

    心里那個問話起,顏未便不由得嘀咕出了聲。

    當嚴令轉身問她剛剛說了什么時,顏未又說不上來,只得回答沒什么。

    顏未當真被嚴令帶回了嚴府。

    史浩和小野遠觀著,為了保險起見,他們決定兩人輪番守在這里,一旦顏未有事他們就可以直接出手幫助。

    此地距離嚴府本就不遠,嚴令與顏未閑聊幾句就騎馬回到了嚴府。

    府門一反常態的大開著。

    石階上站著瘦若枯槁的嚴賀氏,一見顏未騎馬回來,她便敲著拐杖顫顫巍巍的往前奔去。

    兵卒雖已率先稟告,但無論朱清清與嚴玉心怎么說都沒能將執拗的嚴賀氏給哄回去。

    “真是的,東西都還沒來得及丟出去人就已經回來了!”嚴媽探頭看著大門口顏未的身影,氣得咬牙切齒。

    按理說顏未理應病得爬不起來才對,如今卻被告知與家主一同騎馬歸來,這讓嚴媽如何不氣?

    早晨顏未那個樣子,別說是騎馬了,就連站穩都成問題。

    怪就怪在,顏未就真的好好生生的出現在了嚴府大門口,這下是不信也得信了。

    嚴賀氏拉著顏未噓寒問暖一直舍不得松手,顏未默默聽著,腦袋里面還是混亂得厲害,最終連一句委屈的話也沒能說出口。

    “這個老太太對我可真好啊。”顏未在心里這樣想著。

    人家的好意又不好直接拒絕,所以顏未只能微笑著,任由嚴賀氏把自己拉走。

    嚴令本不是什么心思細膩之人,心中每時每刻都只裝國家大事,所以就算顏未有點什么不妥,憑借他五大三粗的性子是發現不了什么的。

    這倒是給朱清清和嚴玉心省去了諸多的麻煩,連嚴媽都能因此而免受責罰。

    用過午膳,嚴令便命令嚴玉心與朱清清在書房等候。

    這種情況下必然是有大事相商,且是嚴令不想讓嚴賀氏知道的大事。

    就算現在他差人去請嚴賀氏過來,她也未必會來。此時她正一門心思撲在顏未身上,早已顧不上其它事。

    書房門緊閉,外面唯有流水與鳥啼聲,不見一個人影。

    朱清清立在嚴令身旁,嚴玉心一如既往坐在父親對面,還沒等嚴令開口,她就著急問道:“爹,你神神秘秘的將我與娘都叫來書房,是有發生什么事情嗎?”

    “就是,你這么神神秘秘的,萬一被你養母知道你沒有叫她來,只怕你前腳剛走,她又要跟我與玉心大鬧一場了。”朱清清接話,言語冷漠。

    白衣隨步履搖曳,儀態萬千。

    這也不是沒有的事情,所以嚴令也無話反駁。

    “……這事還沒有最終確定,現在讓母親知道也沒有多大意義。”嚴令蹙眉說道,心中思慮頗多。

    想了多種開口方法,預習多次,真到了現在他又不知應當如何開口才好。

    “嗯?——那到底是什么事情!?”

    嚴玉心也接著蹙眉,目光不移緊盯嚴令。看父親神情變換不定她料想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又耐不住好奇,急切的就追問了下去。

    “那個……就是……”嚴令抓耳撓腮,遮遮掩掩,著急得臉頰通紅。

    “如此扭捏姿態當真不像你。”朱清清撇嘴,瞟了嚴令一眼。

    “就是,爹你也別吞吞吐吐的了,真是讓人著急!”嚴玉心秀足跺地,開始撒嬌。

    “就是、就是那個啊……玉心昨天傍晚不是和人相親了嘛……對方很滿意,所以昨日連夜過來跟我提親,今天上午我一得消息就騎快馬趕了回來。”

    “那?——那個啊……”嚴玉心聽聞卻遲疑了。

    母女倆忙交換眼色。

    朱清清往前一步,提高聲調著急詢問道:“那你就答應啦?!”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股票开户程序 pc蛋蛋幸运28绿色版 000007股票行情 极速时时彩是哪个市的 下周股票行情预测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开奖软件 哪种投资理财产品好 江西时时彩公式 广东十一选五购买网站 天天捕鸟游戏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江苏体彩11选五号码推荐 哈尔滨快乐10分 北京11选五5开奖历史查询 秒速赛车计划 股票开户程序 pc蛋蛋幸运28绿色版 000007股票行情 极速时时彩是哪个市的 下周股票行情预测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开奖软件 哪种投资理财产品好 江西时时彩公式 广东十一选五购买网站 天天捕鸟游戏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江苏体彩11选五号码推荐 哈尔滨快乐10分 北京11选五5开奖历史查询 秒速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