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4章 趕出嚴府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眾人皆散。

    此處又恢復了以往的寧靜。

    見周圍再無二人,又知顏未失了記憶,雖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但對現在的嚴媽而言這絕對是趕走顏未的最佳時機。

    嚴玉心母女不喜歡顏未,她更是厭惡。

    顏未不像別的丫鬟一樣聽從她的命令,常有自己的思維想法,卻又因她常耍小聰明,讓嚴媽一直拿捏不到把柄,就算偶爾犯點小錯,嚴賀氏也必然會護著。

    雖然嚴賀氏在嚴府一直不受待見,但因她是嚴令養母,在明面上誰都不好明顯違逆。

    當年嚴令父親剛戰死,母親又突發疾病暴斃,這才有了后來的嚴賀氏。

    顏未是嚴賀氏從外面撿回來的,算是嚴賀氏的人,而現在不算短的時間過去了,也不見嚴賀氏過來,嚴媽料想是嚴玉心她們沒有差丫鬟去稟報此事。

    看樣子,無論她接下來要做什么,都被嚴玉心母女默許了。

    如此天賜良機,她又怎舍得錯過?

    顏未茫然看著這周圍似曾相識的景致,最終將目光長久停留在一直受自己照顧的那株植物上。

    遠遠的看著,她心里感嘆:“這棵樹長得可真奇怪!”

    看過那植物又好似慣性般的,她最后將目光落在了嚴賀氏宅院方向。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失去聚焦光澤的眼睛突然增添了一抹色彩。

    嚴媽自然不會給顏未思考時間,等她再轉身過來正對顏未時,那諂媚的笑臉立馬就不見了,換之是比平日更冷漠的臉。

    猶似惡魔!

    “……”

    顏未張嘴欲言又止,見嚴媽臉色又再變換,她更是害怕得緊,但此刻顏未腦袋里想著的卻是別的事情。

    “……我好像,還有很重要的事情沒有做。”

    心下這樣想著,滿布紅點的手就不由自主的往心口那里探去。

    嚴媽看她神色有異,又見顏未突然間有所行動,料想她是想做些什么,嚴媽自然是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所以當顏未剛伸出手去,還未觸及到心口時,嚴媽便用比冬日冰霜更嚴寒的語氣命令道:“既然如此,那你現在就滾出嚴府吧!”

    “……啊?”顏未動作驀地停住,茫然不解的疑惑了一句,心瞬間便往下墜落而去。

    有絲絲的留戀。

    在這里,她應該是沒有什么值得在意的東西才對。

    “你這病癥要傳染,傳染給我倒還罷了,若是傳染給了大小姐和夫人,再傳染給老爺的話,整個嚴府可就全完了!”嚴媽冷笑著,棒槌依舊抗在肩頭,這情景顏未覺得異常熟悉。

    “但是,我……”顏未試圖辯解,卻又無言開口。

    她覺得事情應該不是這樣才對,可是一時之間她又找不到理由替自己辯駁。

    “在這里,我地位比你高,你就沒有資格跟我頂嘴!!”嚴媽一點情面都不留,看樣子是完全不給顏未開口說話的機會。

    顏未被這突如其來的話語嚇得一怔,愣在冰冷的墻角地面上,剛剛好不容易才聚集的眼中光澤,頓時全部散去。

    伴隨著渙散的目光,還有她無力垂下的肩頭,以及絕望到不想再掙扎分毫的疲軟身體。

    嚴媽見此,知曉事情已按她預想方向發展,她生怕顏未會突然疾呼驚動嚴賀氏,又怕嚴賀氏會突然出現打亂她的計劃。

    于是她將棒槌往旁邊一扔,不成比例的身材平時懶散,此刻卻像打了興奮劑一般,不由分說的提起顏未就往大門沖去。

    連顏未房間里的私有物嚴媽都不想讓她拿走分毫。

    “好痛!——”

    倒抽冷氣的顏未被嚴媽拖著快步走,身體也因疼痛加劇而顫抖不停。

    吃痛聲被身體與地面摩擦的聲響蓋過,更多的是健步如飛的嚴媽提著顏未時的嘮叨與謾罵聲。

    如母雞叫般的聲音入耳,顏未卻意外的覺得習慣,竟一句都沒有反駁。

    她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連輕輕的呼吸一下都覺得好累。

    顏未覺得胸口悶悶的,猶如千鈞重擔緊壓著不放。

    因呼吸律動而牽扯,胸腔里的劇烈疼痛,無情蔓延到她單薄身體的每一處。

    嚴媽明目張膽、用極其殘忍的手段將顏未拖著走,嚴府上下幾十口人竟無一人目睹,更不會有人上前阻攔!

    嚴令長年累月不在府中,對于嚴府的事情他是沒有一件清楚的,若是他在,料想嚴媽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做出如此暴力行徑。

    但是可惜的是,他此時并不在府中。

    家主尚且不在,夫人小姐又縱容,嚴媽自然可以得一時威風而為所欲為!

    “放開……請你放開我……”顏未用微弱的聲音祈求。

    平日里府中煩瑣重活都歸她做,加上昨天她又來回騎馬顛簸,回來還得劈柴挑水。

    這四年,在嚴府的每一天她都尚且強撐著度過,更何況現在她又突然染上了這奇怪病癥。

    四年累積的勞累損傷,就在此刻成倍的呈現在了顏未的身體上,無所保留。

    嚴媽有聽到顏未卑微的祈求,但她權當沒有聽到。

    不肖片刻,她便將顏未連拖帶拽的弄到了嚴府大門口,嚴府地處僻靜,此時街頭又無什么多的人。

    就算路人恰巧看見,也會因恐惹事端而步履匆匆。

    “咚——”的一聲悶響,嚴媽像丟垃圾一般的將顏未丟出了大門外,還順帶扯走了顏未身上的衾被,順勢藏到了自己身后。

    “砰砰砰”的聲響不間斷,顏未從沾染著水汽的石階上滾了下去,一級又一級,身體和頭部一直與堅硬地面相撞,摔得前所未有的慘。

    顏未身體往下面滾落的同時,和著嚴媽重重關門的聲音,和最后那句毫不留情的“滾!”,以及故意吐在顏未身后的厭惡唾沫。

    嚴府大門緊閉,隔絕成了兩個世界。

    被摔到街面上的顏未終于支撐不住昏迷了過去……

    嚴賀氏一直沒有出現,嚴媽便得意的哼著不成調的歌往自己房間走去。

    初始嚴媽還將從顏未那里掠奪過來的衾被藏在身后,后來見周圍無一人她便光明正大的抱著顏未的衾被、大搖大擺的走在嚴府之中。

    “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此時嚴媽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將顏未的衾被藏回自己房間后,她才小跑著去嚴玉心她們那里回稟。

    嚴府墻面轉角處。

    身著銀杏袖的小女孩伸出小腦袋,貓腰四處探尋,片刻之后才一躍從墻角蹦出來。

    看樣子已等候多時。

    立在顏未身前,看著昏迷到人事不知的地上人兒,她突然變得哀傷起來。

    “顏姐姐,我是……”她本還自言自語著,卻又突然住了嘴,驀地垂下了頭,隨后又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自我安慰道:“我想,您應該不記得我了吧,又或者說……現在的您壓根就不知道我是誰。”

    如此說著,她便蹲下身子認真觀察起顏未的容顏,好似久未謀面的老友一樣。

    想放聲大哭,卻又連哭的理由都沒有!

    地上冰涼,這樣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身邊暫且無一人相幫,小女孩便將沒了力量支撐的顏未扶了起來。

    靠在墻上嘗試許久,她才終于咬牙吃力的將顏未背起。

    不一會兒冷汗便濕透了脊背,此時的她已顧不上那么許多。

    “命運雖天定,卻靠人力推之。”

    她突然笑靨如花,對背上的顏未如此說道。

    雖然她也清楚現在的顏未肯定聽不到。

    遠離嚴府繁華與復雜,她將顏未往靜謐山中背去。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江西11选五5任一怎么玩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广东11选5公式 中国铁建股票 河北11选5任3推荐 江西十一选五现场直播 彩票双色球 体彩排列三预测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公告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东方6 1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拖胆 江苏快3二同号技巧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100期的 股票指数怎么看五百日线 江西快三跨度 江西11选五5任一怎么玩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广东11选5公式 中国铁建股票 河北11选5任3推荐 江西十一选五现场直播 彩票双色球 体彩排列三预测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公告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东方6 1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拖胆 江苏快3二同号技巧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100期的 股票指数怎么看五百日线 江西快三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