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卷一 初穿 第3章 施毒奪憶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月色比先前更深邃了一層。

    眼看冬天又再一次臨近。

    整個小院被顏未用燭火點亮。

    爐灶里的火還明滅閃爍著,上面的水“咕嚕嚕”的冒著熱氣。

    她輕手輕腳提燈往內院去,順便扭扭發酸的脖頸。

    到得寂靜房門前,顏未照例敲響了門扉,得了里面人允許,她才將提燈放在窗臺外延貓腰進去。

    這是嚴賀氏獨居院子,隔壁丫鬟早已睡著。

    “抱歉老夫人,今天我來遲了。”顏未聲音輕微,難見的溫柔。

    屋里燭火跳動著,顯然對方一直在等待著她的到來。

    伴隨著披衣服的細碎聲響,暖暖的話語也一同傳遞過來:“倒是我,一直在麻煩著你……今天她們又有難為你吧!”

    “沒、沒事的。”顏未忙擺手,示意嚴賀氏不必為自己擔心。

    問答心照不宣的止于此,顏未小心翼翼攙扶著嚴賀氏往院角而去。

    扶她躺好在木架支起的“小床”上,顏未轉身去桶里試水溫,確定溫度適宜之后她才將溫水倒入小床前的方形木格子里。

    木格子外圍兩層防水漏,中央有一個放水小孔,用木塞塞著,一旦打開水就自然流向旁邊墻角陰溝里。

    這是仿照現代的理發店所制作,正好方便了上了年紀的嚴賀氏。

    周圍用簡易木板搭建有房舍,可阻擋雨雪與水霧,旁邊炭盆里有她貼心準備的炭火,這樣的環境對于嚴賀氏而言再適合不過。

    雖然嚴玉心母女對顏未有諸多不滿,但至少,在這一點上她們還是比較服氣顏未的“想象力”的。

    嚴賀氏地位雖然尊貴,但卻并不受嚴府之人待見,丫鬟待她也沒有顏未這般細致。

    今晚本已累得不想再動彈,但顏未心里總覺得不安。

    在嚴府最讓她放心不下的人當數嚴賀氏,故此她就借著這個時機過來一看,同時完成清洗一事。

    顏未本計劃著今晚要將那小物件交給嚴玉心,但看這天色已晚,又恐驚擾了嚴大小姐美夢挨罵,她便決定明天一早將東西交出去。

    也算是完成了命令。

    從見到那個被自己稱為“魏將軍”的人開始,顏未總覺得會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但是還沒有等她想出個所以然來,就被嚴賀氏的問話給拉回了現實。

    “……小顏,那倆孩子最近如何了,有沒有很聽話?”

    顏未忙回神,一面替嚴賀氏清洗發絲,一面低聲回答道:“倒是好的,最近他們在幫人修房造屋……只是他們一直跟我吵鬧著要見見您呢。”

    “還是別見的好,只要牽扯上嚴家人,總不會有什么好事發生!”嚴賀氏倒是回答得干凈利落。

    顏未深知,只是微微笑了笑,沒有再接話。

    嚴賀氏雖不知顏未此時心中所想,但因兩人相處了四年,顏未的性情她還是知道一些的,于是她便用寬慰的語調繼續說道。

    “那倆孩子你一定要好生管教,將來才有一番好作為,小顏你一直悉心照料著他們,他們就算長大成人也會感念你恩情的。”

    顏未沒吱聲,她想的倒不是這件事情。

    在這異世里,除了嚴賀氏她便再沒有任何親人,那兩個孩子便如她的親人般。

    “老夫人,我倒不是這個意思呢。”顏未笑著回答,心中不愉快也漸漸因此而消弭不見。

    “無論你怎樣打算都好,對于那兩個孩子而言,你已算是再造之恩,若是沒有你的話,只怕他們又不知將會流浪到哪兒去。”

    事實確實如此,顏未無法反駁。

    “若將來他們翻臉無情,只怕你會很難過的吧……”嚴賀氏幽幽嘆息一聲,她自然知道那兩孩子對于顏未的重要性。

    “他們不會那樣的,一定不會的!”顏未還沒聽完就斬釘截鐵的保證道。

    “你有這份信心和心意,他們也一定能感覺得到,將來他們一定會回報給你的,哈哈。”嚴賀氏滿意一笑,她對未來的打算現在還不能讓顏未知道。

    將一切事情做完早過半夜。

    回到嚴府最簡陋的丫鬟間時,顏未只覺得房間一片霧蒙蒙,太過勞累的她倒上床就沉睡了過去。

    原本開著的軒窗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什么人給緊閉了。

    此時,正有一雙纖纖玉手輕巧推開,瞟了一眼床上沉睡多時的顏未才心滿意足轉身離去。

    “要不是我爹和那個老太婆看重你,現在你就已經是一具尸體了……哼,顏未你就感謝我吧,這只是本小姐對你的一點小小懲罰而已。”

    心里罵罵咧咧的嚴玉心越想越覺得此舉便宜了顏未,但是又不好直接弄死她,這是她嚴大小姐目前唯一的憾事。

    房間里彌漫的渾濁氣體都被顏未悉數吸入肺腑,房間角落里還點有迷香。

    回了自己亮堂的大宅院,朱清清早已在那里等著,得知事情終于辦妥,她才舒了口氣。

    臨走時朱清清還悄悄吩咐嚴玉心,讓她明天一定要尋個好理由將顏未打發走。

    翌日早晨。

    嚴府比以往更為喧鬧。

    等嚴大小姐“姍姍來遲”看到的景象,卻是顏未抱著衾被縮在門扉角落里瑟瑟發抖。

    因懼怕而縮成蝦米狀的她,一臉驚恐的看著不停謾罵著自己的嚴媽。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她并不能知道,只知道臉頰很痛,身體也很痛。

    “……死丫頭,你怎么把傳染癥帶回來了,這可是要死人的——”

    “要是傳染給了大小姐和夫人,這可如何是好啊,我的媽呀!——”

    假惺惺的呼天搶地,顯示著自己對嚴府一直以來的鞠躬盡瘁。

    驚詫詫的大聲疾呼,表明著自己在嚴府與顏未不一樣的身份。

    眾多丫鬟仆人本想靠近,但聽嚴媽大聲說這病癥要傳染,雖然他們都不明就里,但因危及到自身,誰也不敢輕易上前。

    個別膽大的被人慫恿著往前看,只一眼就被嚇得連連后退。

    此時的顏未一頭亂糟糟的發絲未曾打理,臉頰腫得比瓜瓢還大,露在衾被外的手臂已被她抓出了血跡,能清楚看到抓痕。

    這一幕簡直比厲鬼顯世更讓人覺得膽戰心驚!

    “顏、顏未?!”嚴玉心小心翼翼的往前探頭,不確定的喊了一聲。

    身旁的兩個丫鬟護住嚴玉心,極力阻攔。

    直到顏未聽到自己名字抬頭迷茫看她時,嚴玉心才仿佛是被什么驚嚇到一般,后退了好幾步。

    “大小姐還是別過來的好。”嚴媽轉身,瞬間就換成了諂媚模樣。

    “這病,真的……要傳染?”朱清清聞訊也趕了過來,問道。

    她早已聽丫鬟稟報,也大概知道了一些。

    嚴玉心腿軟被丫鬟小心攙扶回自己院子。

    母女二人擦肩而過時,目光交接,各自會意偷笑。

    沒想到藥效居然這樣好!

    “是的呢,夫人,奴婢老家附近就有個村子得了這個病,有好幾個人都被傳染死掉了。”嚴媽說得煞有其事。

    朱清清看了一眼顏未,又看了一眼嚴媽,思想了片刻,才轉頭對丫鬟仆人們吩咐道:“事情都交給嚴媽處理,你們該干嘛干嘛去。”

    聞言,丫鬟仆人面面相覷,隨后便一哄而散。

    沒有誰會愿意因為這件事而牽扯上麻煩。

    “是!”嚴媽恭敬站著,認真回答了一句。

    “我是誰?……剛剛他們喊的‘顏未’是我的名字嗎?”顏未瑟縮著頭想,心里懼怕不已。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娉仙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安徽快3规则 青海11选五规则 湖北教育电视台官网 平码三连肖赔多少倍 江苏快3玩法 浙江11选5预测分析 四川金7乐玩法介绍 非公开发行股票是利好吗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山西炒股配资 十一选五浙江走势 新疆11选5推荐直三 宁夏十一选五玩法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中几个号有奖 陕西11选五5 安徽快3规则 青海11选五规则 湖北教育电视台官网 平码三连肖赔多少倍 江苏快3玩法 浙江11选5预测分析 四川金7乐玩法介绍 非公开发行股票是利好吗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山西炒股配资 十一选五浙江走势 新疆11选5推荐直三 宁夏十一选五玩法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中几个号有奖 陕西11选五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