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五章 鑿穿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白浪武將一喝,人馬辟易,眼前的士卒直接嚇軟了過去。別看這等人拿人當軍糧看上去兇殘無比,但是這等人也是最為膽怯的,敲碎他們的外殼,這幫人縮得比誰都快。白浪眼尖,甚至還看到有嚇死過去的。這人當即哈哈大笑,差點就說出名臺詞,“我還沒用力他怎么就倒下了。”

    這種話未免過于羞恥,不過白浪可以用另一種方式來表達——那就是揮舞兵器制造更大更可怕的殺場。他手里的棗陽槊往前捅,直接就將眼前披甲的騎兵挑起——關鍵是他是從馬胸這里捅進去,制造了巨大的血**穴之后再將騎兵刺穿的,而挑起的話根本就是連人帶馬一起。

    這一個份量何止千斤,白浪將它挑起,隨后內力到處生生將這人與馬的尸體震碎,向著外面爆飛而去。這一手展現出來的可怖力量,直接就讓原本要來沖的馬隊潰散了。就跟崩散的螞蟻群一樣,眼前的迦樓羅軍瘋狂地逃散,落在后面的會被白浪直接打飛,就跟用棒子敲飛雞蛋一樣。“雜魚!”白浪喊道。

    迦樓羅軍之中有各級指揮的將領,但是白浪眼下看不到幾個,而且好像也沒啥像樣的。所以敵羞吾去脫他衣沒法玩。殺這等無名下將實在是有失白浪的身份。但是迦樓羅獸軍不值得饒恕,白浪的殺戮越發地狂野了起來。浴血而進,他身上那是一點兒皮都沒破,他身后跟進的十八騎如今下馬之后也已經從鋒矢陣變成了幾乎是一條橫線。

    在潰逃的朱粲軍面前,這些騎兵只需要揮舞手中的樸刀砍殺那些跑得慢的或者看不順眼的家伙就行,而且是從背后砍,根本毫不危險。數以千計的朱粲軍士卒就沒有一個敢于回頭反擊的,在白浪的連聲虎咆之中,他們只是唯恐爹娘少生兩條腿,互相踐踏而死的怕是比被那些騎兵砍死的還多。

    白浪已經砍不到人了,除非他想要跟自己的部下脫節,丟下衛貞貞坐著的大車強行突進。白浪過去或許會這么干,但是現在嘛他覺得看這些家伙自相踐踏也挺有趣——最關鍵還是這個世界對他的壓制已經變得相當嚴厲。白浪輕易不想要用力去打,他現在連虛幻的白虎之影都不想激發,唯恐被再度鎮壓三分。

    現在白浪日常活動還好,一旦動用真氣武功,渾身就發緊仿佛有千斤重擔壓上。所以他現在砍人主要靠肌肉,然后白虎煞氣加在吼叫上威懾一下了事。即便是如此,白浪的虓虎之勇那是一點不弱。他帶著騎兵就這樣走著,后面大車也是兩匹馬拉著不緊不慢,再往后則是十九匹戰馬跟在后面慢慢走。

    眼前有衣著相對華麗的朱粲軍中大將出現,白浪大喜,“爾等且慢慢行來,某先去砍了此人首級發個利市!”于是他直接提氣——然后散掉,光靠著肉身的力量開始狂奔。白浪在短距離的沖刺上怕是不輸給奔馬,而對方一見白浪殺過來,那是撥轉馬頭就要跑,同時高聲呼喝自己的親兵頂住。

    白浪大步奔行,兩條長腿倒騰得飛快。人還沒到,先是那棗陽槊到了。沒錯白浪投出了手里的長槊,就是免得那大魚給跑了,先瞄準了馬上的那大將投出棗陽槊。在神力的加持下這棗陽槊直接化為流星一般,眼見著擦過兩個親兵,然后這兩位噴著血,身體就好像被“吃”掉了一大塊那樣,那棗陽槊的速度絲毫不減,直接將那大將連人帶馬釘在一起。

    那將領所穿的鎧甲就跟紙糊的一樣,后背進去前胸出來,那是好大一個洞。這人的身體直接折了下來,塌在棗陽槊的槍桿上,而那槊頭將馬頭打得粉碎,那戰馬沖了幾步之后也斜著栽倒。那些親兵跟旁邊的士兵先是木呆呆地看著這一切——棗陽槊來得太快,只是光一閃就到了,他們甚至沒來得及反應過來。

    然后自家將軍就死了——沒人能在這種情況下活下去的。大家呆了一會兒,沒等他們怎么反應呢,一頭兇獸已經殺了進來。白浪這一次手腳并用,如同大刀巨斧一般斬倒對手,白浪那雙腿的威力絕倫,就是騎著馬的親兵都被他連人帶馬用腿劈開。腿腳之上仿佛帶著刀光,白浪的踢擊大開大合,姿態也是極為凌厲的。

    “驚異的死亡終結”,白浪雙腿輪番踢出,每一擊都帶起一輪血光,那些人猬集在一起,逃也逃不開,而白浪的這一套連擊并不是站立不動而是腳下也在滑行的,步法與踢法渾然一體。當他最后一記往上升起的光輪般的一腿加上往下劈出的腿光刀輪之后,面前就只有支離破碎的數十具尸體,他已經站到了那倒下的死人死馬這里。

    白浪左手拔出了長槊,右手隨手揪下了人頭,散開的發髻正好往腰間一系,白浪就這樣帶著人頭回來了。殺透朱粲大軍用了一個時辰不到,白浪這一路殺來也就殺了這么一位看上去像是大將的家伙。而他所打擊的恰好是朱粲的右軍,白浪等于是將朱粲的右軍一萬余人從后到前完全打穿。右軍軍將被他殺了一大批,若是來日決戰,怕是朱粲很難指揮得動整個右軍了。

    軍心士氣跟軍隊組織都被白浪打得亂七八糟,而白浪腰間的人頭也已經掛了三個,而十八騎的腰間也各自掛著幾個人頭,這些都是衣甲看上去似乎是軍將的家伙,被殺之后斬下人頭。眼前出現的是一條河流,白浪也是頗為為難因為沒有船可以渡過。河流倒是不甚寬,白浪看過去也就是二十多丈寬,水流似乎也不急,不過深處怕不是有一人深,若是只有白浪跟十八騎倒是好辦,但是帶著衛貞貞的馬車可就沒轍了。

    棄車也不是不行,但是車上還有點金銀跟其他東西呢。好在河上有船,看旗號還是飛馬牧場的。衛貞貞眼睛根本不敢看白浪以及他部下腰間掛著的人頭,努力讓自己走出來之后拿出一面小旗子揮舞。那船見了之后開始靠攏過來,船上的水手張弓搭箭十分警惕,不過當船上有人看見衛貞貞之后喊了幾聲,這些人就放下了弓箭,拿出了船板準備讓白浪一行上船。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新疆11选5计划 天津快乐10分彩票网站 上海11选5一定牛任三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规律 新疆11选5乐选三票开奖 双彩网湖北快三走势图 黑龙江11远5一定牛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吉林11选5任2一定牛 河北快三计划大神 福建11选5走势 时时彩缩水软件中心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选五今天开 福彩3d今开机号试机号 真准网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11选5计划3期必中山东 新疆11选5计划 天津快乐10分彩票网站 上海11选5一定牛任三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规律 新疆11选5乐选三票开奖 双彩网湖北快三走势图 黑龙江11远5一定牛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吉林11选5任2一定牛 河北快三计划大神 福建11选5走势 时时彩缩水软件中心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选五今天开 福彩3d今开机号试机号 真准网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11选5计划3期必中山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