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章 就快完了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白浪一路急行,不過數日功夫便已經過了山東直達京城腳下,八臂哪吒城城墻再高大也攔不住白浪的輕功,他很快就在夜間進了北京城,依舊找了處客棧住下。北地的氣候遠不能與江南相比,白浪就覺得挺干燥的,而且這風中的沙塵頗多,若是下雨的話怕不是會污了街道——不過這街道上也是塵土飛揚,沒好到哪里去。

    白浪好好梳洗了一番,衣服倒是隨便讓小二去成衣鋪子買了一套,當他睡到預定好的時間醒來之時,天色還沒發亮。清朝其實沒有什么朝會,那個也就是在特定的節日才會有,一般也就是門口聽政罷了。而白浪做的便是去不遠處的某王府“借衣服”。

    又一次的逾墻而入,而這一次白浪也挺干脆地開殺戒——只要是男的不管有沒有把兒統統直接殺死,一路殺去速度飛快,很快就堵住了眼前的中年親王——至于是什么親王白浪也懶得多問。“恭親王和親王吊毛親王.......反正不過就是個死嘛。”他看著那親王在動手之前問了一句。

    “你這房里可有大明官袍?沒有的話武官袍甲也行——滿清官服雖然跟大明官服不同,不過這武將的袍甲倒是頗有類似之處。”白浪提著這家伙的辮子說道,“有有有!白少保我這里肯定有!我早就看這韃虜竊居天下不順眼了!我也要反清復明!”人頭在白浪手里,這親王沒口子地喊道。

    什么祖宗刀馬弓箭奪得天下,后輩子孫孱弱至此......放屁!你讓我家老祖宗活過來對白少保動手看看?我這叫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白浪對這個已經完全不奇怪了,這等窩囊廢他也沒太大興致殺了——外面死掉的護軍跟仆役已經稍稍讓這白浪快活了起來,一個廢材親王的死活已經無所謂了。

    果然拿出來的乃是老親王的東西,保養得倒是不錯,就是小了點。白浪比劃了一下,最后還是將它丟到了一邊,“罷了罷了原本想出個風頭,現在看來進去剁了弘歷完事,對了弘歷的弟兄跟兒子也要砍一砍,到時候大家爭奪皇位......你說我要不要將所有姓野豬皮的都殺了?包括你在內?”

    還是沒注意叫啥親王的家伙腦袋狂搖,“少保饒命啊!我可是反清復明的!誰姓那什么野豬皮啊,我姓金的!”白浪哈哈大笑隨手將此人丟在地上,身形只是一動便已經往外飄出去了。

    午門前駐守的侍衛親軍看著正在大搖大擺地走向午門的那一位,同時那些參政的官兒瘋狂地四下逃竄,將白浪完全暴露在紫禁城內人的視線下。大門在關閉,雖然曉得無用,但是依舊在努力關門。白浪站到門前,腳下使勁一腳踹在門上,大門震動之際他也借力一躍,伸手一抓再度借力,接下來就站到了午門之上。

    侍衛直接逃散,大清現在什么樣子誰還不知道啊......白浪不來大家忠臣孝子,白浪一來自然是各歸各。倒是有漢臣還企圖攔著白浪,不過白浪只是看了看他們,鄙夷的目光之下,這些人也是悻悻然,最后還是死在白浪手下。白少保向來不是什么善人,敢攔他的路就要準備好被打死。

    乾隆會不會化妝出逃?有可能的,很有可能——眼下白浪還在前面的三大殿范圍,在這里的有侍衛有大臣,帶把的不少,還真不好說乾隆會不會躲在其中。若是后宮倒是好辦了,凡是沒有雞兒的就不是乾隆,多簡單。乾隆此時年紀還不算太大,也就是四十多歲,仗著一雙慧眼白浪還是認出了這位皇上。

    “不是那吹胡子瞪眼睛的皇阿瑪,倒是風流倜儻的丁蟹——這展護衛是怎么抓住他的?若是這一位的話,區區展護衛加上紅花會諸位當家怎么可能留得住楚香帥?”白浪看見富有皇上氣息的中年人乾隆之后,立刻就有了這樣的想法。無錯,這中年人那逃命時候都要一臉嫌棄的樣子,絕對是眼熟得要死。

    白浪左右打量,陳淮秀不曉得在哪里,他還是覺得挺好的。當然,君臣議事沒有妃子什么事情,看不見可能會有的陳淮秀很正常。當著乾隆的面,誓死保衛乾隆的大臣與侍衛還是有的,在一連串的“護駕!”聲之中,至少也有個四五十人攔在了白浪面前。“一個個倒看上去像是不怕死的勇士,好!滿足你們!馬上就來砍死!”

    白浪獰笑一聲,乾隆——長這樣的穿黃色袍子的不是乾隆白浪名字倒過來寫!乾隆既然已經被他氣機與目光鎖定,跑肯定是跑不了了,等白浪殺光了眼前敢阻攔的人他就可以去炮制這位大清皇上了。“希望這......看來很難說。”眼前的這些人武功也還算不錯,應該是滿清能搜羅的高手了。

    個體上應該跟火手判官相接近,不如火手判官但是也差不遠。而人數上還比較多,尤其是其中一些人應該還是軍中出身,結成了軍陣試圖圍殺白浪。所以纏了金絲的漁網、撓鉤都有,就是想著能不能拖住困住白浪,然后再想辦法。運河水上的那一次襲擊的結果現在還沒傳到京城,不過也不用傳了——白浪來了就說明那幫人失敗了。

    白浪吸了口氣,南斗圣拳的武功施展而出,雙手一劃這漁網便被破開,而丟過來的撓鉤更是隨手雙指一剪剪斷繩索。至于想要攔截他?白浪舉手投足之際就是人間兇器,而且看上去是非常純粹的外門硬功夫——手撕活人還是小事,拳打在身上便是一個大洞,武林高手在他面前跟豆腐也沒啥兩樣。

    再要為皇上效死,也還是會因為眼前血腥的場面而畏懼的,一旦生了畏懼就不免動作緩慢露出破綻,而白浪穿過了這些破綻直接就站到了乾隆面前一爪抓去。果然如同白浪心有所感的一樣,這位皇上嘩啦一下展開一把折扇,直接引開了白浪這一爪,其招數內力之精妙恐怕展護衛應該不是對手。

    “啊呀,若是那吹胡子瞪眼的人,恐怕這時候腦袋已經交出來了......且看你輕功如何?”白浪大笑,一掌拍出。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上海11选五计划 天津快乐十分的开奖 快乐双彩走 福建11选五玩法介绍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六台宝典直播开奖下载 安徽11选5前3直选遗漏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预测 深圳风采2011034 黑龙江11选5 股票绿色和红色代表什么 重庆时时彩龙虎软件 好用的股票配资平台 一定牛上海十一选五预测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结果 十大著名股票分析师 上海11选五计划 天津快乐十分的开奖 快乐双彩走 福建11选五玩法介绍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六台宝典直播开奖下载 安徽11选5前3直选遗漏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预测 深圳风采2011034 黑龙江11选5 股票绿色和红色代表什么 重庆时时彩龙虎软件 好用的股票配资平台 一定牛上海十一选五预测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结果 十大著名股票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