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不找麻煩,麻煩來找我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白浪也蠻喜歡聽這種武林消息的,于是讓船老大仔細說說,“淮江長度四千里,這一段四百里江陰處乃是歸淮幫所管,而淮幫則是淮江七十二路水寨之一,當然上面有個總瓢把子啦。”白浪沒問這總瓢把子是誰,因為看起來這船老大很怕提起的樣子。他也完全沒想著要確切曉得是誰——有必要么?

    白浪又不想在江上惹事,而且對方既然能統帥四千里長河,那至少也算得上是一代高手,不出意外的話起碼也是先天之上的水準,沒啥事情別去惹。

    “這武功的修行......要養成這白虎煞氣除了去殺人之外,別無他法。而且看這個煞氣若是要純正的話,最好還是去戰場上殺人——這樣一來并無怨氣,戰陣之上殺與被殺皆無怨恨......屠城怕是不成。”白浪想到這個,關于這一類的煞氣其實有不少,不過要喂養白虎的恐怕就只有軍陣之殺氣了。

    至于白浪記憶里面的機械化流水化殺人滅絕營,這里面的可怖殺氣比戰場上濃重萬倍,問題是怕是沒法用來喂養白虎的軍陣殺戮之氣,強行要用的話,只能喂養出一頭怪物......“單純論起威力的話,恐怕絲毫不在西方白虎之下,問題是我不喜歡。”白浪喃喃念誦道——當他想起自己許久許久之前在紀錄片以及電影里看到的那陽光下的營地,感覺卻是徹骨生寒。

    以他此時此刻白虎煞氣頗有點小成的情況,想起來依舊有毛骨悚然的感覺,那股煞氣有多可怕也別提了——但是白浪也覺得若是這世間有人曉得還有這般煞氣,定然是會有人去修煉的。

    混在船舶群中的白浪坐艦絲毫不顯眼,船老大也插上了一面水寨的旗子表示付過保護費了,白浪就更無意惹事了。他又不是商人,不會被水寨收貨物的保護費的。不過這淮江幫的船似乎有他們自己的敵人——白浪現在就靠在二層的欄桿這里看掛著大燕水師的船在扯蓬劃槳向著淮江幫的船沖過來。

    那些商船貨船都拼命地要躲開戰場的正面,大燕水師排著整齊的隊形,壓向那些小了不止一圈的淮江幫的船。大燕水師的主力是三十多丈長的樓船,比之那些百丈長的樓船小了不少,不過這是戰船遠比這百丈樓船要靈活堅固太多。百丈長的那種樓船幾乎都是運貨載人的,笨拙無比,眼下似乎不會有人拿它當戰船。

    淮江幫的船都是幾丈長乃是十來丈的快船,他們是收保護費的,不是軍隊。而大燕水師的船上,床弩與弩炮已經開始射擊了。“有著武功的世界,這床弩跟弩炮有用么?”白浪也挺好奇的。以先天武者的水準來看,這床弩也好弩炮也好,發射的弩箭跟石頭速度好像有限啊,白浪的靈覺能夠非常清晰地看到射擊出來的軌跡,要躲避也不難。

    “我想這些弩箭頭子好像也不會用破氣的特別材料來打造,所以若是面對橫練功夫的高手,怕是也難以破防吧。”白浪想道,而他曉得有些船上同樣也有奇異之處,比如材料的不同甚至可能有“符箓”或者超級高手直接真氣都能覆蓋船身,自然也能擋得住弩箭跟投石。“大概會有其他的真的用來打仗的什么東西?”白浪百無聊賴地看著。

    淮江幫的船一開始就散開了,四下里逃跑,要么借用百丈大船來掩護自己跑路。而百丈的大船也努力往一邊開,以避免自己成為目標——水師可不分什么淮江幫跟民船。白浪的船距離還頗遠,而且船老大已經開始向著岸邊靠攏,準備沿著岸線躲開了。偏偏這時候有好幾艘兩丈多長的快船靠了過來。

    這是淮江幫的船,靠攏之后上面幾個人二話不說便要往白浪這里的船上挑,而他們的身后則是一艘水師的小船,大約十丈不到,敲著鼓就驅趕著這幾條船。“讓他們跳上來,這事情可就麻煩嘍。”白浪手撐在欄桿上嘀咕了一句。這淮江幫的都是長大漢子,皮膚發紅——那是長期在水上活動,被水浸濕之后又曬干,一直這樣留下的痕跡。

    果然相由心生,這在水上討生意收保護費的人都長著一副為非作歹的臉。而白浪眼力極好,那開過來的大燕水師的官兵,看上去一樣不是什么良善好人,一樣一副土匪臉。“當真是麻煩。”他覺得這水師怕不是樂于看見這些人跳上他雇傭的船,反正到時候說這也是賊船洗劫一空正好。

    封建社會的官兵嘛,能有啥好的。雖說白浪完全不想惹事,但是事到臨頭他對當烏龜也沒啥興趣。“不就是殺人么。”他最后嘀咕了一句,然后輕飄飄地從二樓一躍而下。

    腳剛剛落地,白浪就笑了一聲,一股難以言說的心情從心底涌現而出,這是一種頗為愉悅的心情,這心情使得白浪露出了微笑,身形展動之際就已經一拳打在了第一個跳上船的淮江幫幫眾的身上。

    先天高手是有所謂先天氣勢的,每一個人修煉的武功不同,自然能展現出不同的氣勢——到了這一步,完全都可以顯露出先天罡氣所凝聚而成的外景。哪一天這些凝聚的外景能夠覆蓋百里千里的天空與大地,那也就比先天跨出了更大的一步。成佛作祖,這一步便是決定性的一步了。

    而白浪的身體之外,自然而然浮現了一頭白底黑紋的猛虎——他現在是要殺人,金鐘罩的罡氣無需化形而出,白虎煞氣才是最合適的。被一拳打中的幫眾,自然是來了個骨肉分離,白浪殺人向來動靜不小直截了當,一拳下去滿地都是血肉。順勢他就再度利爪一撕,跟過去一樣,又是一條壯漢直接便被撕去前胸整扇肋骨,下水流一地慘不忍睹。

    白浪隨手丟掉手里的排骨,“大概罪不至死,但是誰有空分辨啊。”隨后他伸掌如刀,筆直刺出直接便刺入了眼前一個淮江幫的幫眾胸口,收回的時候抓著一顆心臟......這三人都不能說武功低微,能混到收保護費這個水準的而且是遠比長樂幫看來更大的淮江幫的幫眾水平絕對比白浪剛開始當打手的時候要高,甚至應該能跟白浪第一次穿越第二次穿越之后的水平相當。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河北快三人工在线计划 七星彩复式怎么玩 广西11选五开奖号码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近40期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计划 体彩七位数今天开奖号 彩票排列三APP 广盈宝配资 福利彩票3d专家杀号 七星彩计划免费软件 什么k线图股票会升 广东快乐十分20分钟走势 云南快乐10分遗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走 11选5之博彩真经内容 浙江11选5任选走势 河北快三人工在线计划 七星彩复式怎么玩 广西11选五开奖号码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近40期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计划 体彩七位数今天开奖号 彩票排列三APP 广盈宝配资 福利彩票3d专家杀号 七星彩计划免费软件 什么k线图股票会升 广东快乐十分20分钟走势 云南快乐10分遗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走 11选5之博彩真经内容 浙江11选5任选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