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正文卷 第五十六章

(文學度 www.971057.buzz)    白浪的撲擊就跟貓科動物沒啥兩樣,團成一團然后猛然伸長,輾轉騰挪之際就從后面的槍矛中間鉆入。化掌為刀——白浪還是沒能習慣性地直接拔出腰間的雁翎刀......掌刀直接橫劈,自然不會像是真刀那樣斬下人頭開膛破腹,但是沉重的鈍擊還是能將被擊中的人打得筋斷骨折失去戰斗力——其實也跟快死差不多了。

    白浪的武功還沒到掌刀即是刀的水準,眼下也只是仗著自己的力氣以及金鐘罩的內力如同用大鐘的底邊砍人罷了。一排人就這樣倒下,后面的人完全暴露了出來,其中就有這一次白浪撲殺的目標。“白將軍......”這位左良玉軍中的將領剛想說話,“不好意思你的名字我已經忘了!”白浪早已經搶上一步,直接探出虎爪。

    虎爪連撕帶扒,不過眨眼之間這位將軍身上的甲胄就成了一堆破爛,至于他本人自然也已經被開膛破肚,下水流了一地,脖子也被撕開,腦袋跟身體就一根脊椎骨還連著,周圍的親兵發一聲喊都逃了。白浪抓著尸體也不管地上的下水,將尸體甩了甩把狼炕的七零八碎的東西甩干凈,帶著尸體沖出了營地。

    “把這個掛起來,就高呼......對了這個叫啥來著?反正就叫犯上作亂已經服誅,你們先掛著這家伙去喊,我去處理下一個!”白浪將尸首丟給那些督師標營,自己翻身上馬,吩咐了之后駕馬而去,飛馳而過的時候順手將地上插著的青龍偃月刀拔起再度倒提著。此時軍營之中早已經一片混亂,白浪高吼,“鄧總督令爾等各歸本營不得擅動!違令者殺!”

    他一路上將亂跑的兵丁殺得血流成河,終于迫使他路過的地方那些士兵紛紛逃回自己的營帳。見兵殺兵見將殺將,白浪這一路去可是砍了不少沒來得及跑回營帳的倒霉蛋的腦殼——只要沒在營帳里而是在路上亂跑的,一律就是一刀。這時候鄧總督原本是閉目待死,但是幾位護衛的親兵過來一說,頓時他也發揮了自己的本事,開始讓親兵收攏那些士兵。

    其實這時候就跟營嘯沒兩樣,左良玉被殺,他麾下的將軍各有打算,有人便準備動手替左良玉報仇,但是更多的人是想要在左良玉之死里面撿到屬于自己的利益,這樣一來軍心本來就已經亂了。營中頻繁的調動已經讓士兵十分緊張,偏偏白浪發動了突擊,破陣而入陣斬敵將,而斬殺之后又懸尸警告,加上他沖往第二處的時候又亂砍亂殺,于是左軍終于發生了營嘯。

    白天營嘯還是不太多見,然而依舊造成了嚴重的后果,慌亂至極的士兵們亂砍亂殺,倒是讓所有的將軍都忙著壓制,一時之間反而讓白浪活動自如。活動自如的白浪自然也十分高興地再度收獲了幾個人頭便收手了,因為營嘯漸漸平息,而總督的親兵也終于趕上了他要他住手,因為總督已經控制了場面。

    白浪回到鄧總督那里的時候,渾身的煞氣讓那些親兵連靠近他都不敢——誰敢啊,他們可是親眼看著白浪單人獨騎如入無人之境,馬前無一合之將,斬將奪旗所向無前的,所謂霸王恐怕不過如此了吧?而且他的武藝施展出來那種兇殘,恍若是一頭猛虎在戰陣之上橫行,以爪牙大行殺戮——那幾個將軍可是死得相當慘的。

    左軍最后整整死了兩成士兵,但是余下的人現在終于被鄧總督控制住了。那些幸存的將領來參見總督的時候,再也不敢有任何桀驁之舉,尤其是看見白浪手中拄著青龍偃月刀站立在鄧總督身后,更是不敢抬頭去看,只是跪拜在總督面前唯唯諾諾。“恭喜督師,如今手中十萬大軍,足以擊破張賊保住襄陽了。”白浪也是躬身賀喜鄧總督。

    鄧總督如今也是志得意滿,擼著長須嘆息道,“還是多虧了白將軍啊,那這番破賊還需白將軍多多努力!”白浪笑了,“末將自然遵命!”這人抱拳說道。

    這一番殺戮別的好處沒有,反倒是身上那股殺戮之氣養成得很不錯,那種猛虎橫行天下的氣勢越發地昂揚了。“這就是虎形真意之中的氣吞萬里如虎吧?”白浪對自己現在的境界有想法——虎形真意這種事情在拳經里沒有說,在三十二路長拳里自然也是沒有的,這全是白浪自己琢磨出來的——拳經里有虎形,白浪就是從這里面琢磨的。

    因為白浪自己的知識結構的問題,這拳經里有象形拳的介紹與研究,他在其中可是將虎形與豹形都融匯了一番,只是他不能肯定的是有沒有融匯貫通——因為他現在肯定得了虎形的霸道兇悍的殺力,但是豹形的剽悍敏捷他覺得大概還有點欠缺?現在那種豹形潛伏突襲的感覺越發地退散了,相比之下虎形的強行突襲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明明老虎其實也是刺客的......”白浪覺得說不通啊,不過現在他的武學智慧只能到這一步了。這人回到了分給他的營帳,他現在也有親兵了——然而這幾個人也是戰戰兢兢地不太敢進他的營帳,能在帳外幾步遠聽令已經是竭盡全力了。白浪也是沒法子,只能是自己脫下鎧甲丟了出去,“你們幾個拿去找匠戶好好修整一番,另外給我打一桶熱水來,我要好好洗一洗。”

    白浪看了看自己身上,“等等,一桶不夠,多打點,準備好換水。見鬼渾身上下都是血。”不多時,那幾個親兵鼓起勇氣才扛進來一個大木桶,然后就在外面生火燒水,準備隨時幫白浪換水。“這東西還挺精巧啊。”白浪看了看木桶說了一句。沒錯這木桶下面有個塞子,而出水口是個突出的口子,那些親兵接了幾根木槽將出來的水引到外面,這樣營帳之內始終是干燥的也不會弄臟地面的毯子。

    然而服侍他洗澡的卻還有幾個侍女,這些都是鄧總督派給他的——左良玉軍中有侍女有舞女,一時半會鄧總督也不好將她們遣散——這等于是要她們的命,于是也派了幾個來服侍白浪。這些侍女站在白浪的營帳內就是肉眼可見地發抖,白浪甚至不能去看她們,因為他抬眼看的時候,其中那個被他看了一眼的女子就嚇昏過去了......文學度 www.971057.buzz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西甲联赛历史积分榜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 浙江11选推荐 股牛配资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任四 广东快乐10分计划分析 好彩1+7报 七星彩最新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任选五遗漏 股票分析师排名 燕赵福利彩票排列7 东方通信股票 河南泳坛夺金玩法介绍 江西11选五5是什么彩票 河北快3网上购买 2011年排列5开奖 2019上证指数分析 重庆时时全天两码计划 浙江11选推荐 股牛配资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任四 广东快乐10分计划分析 好彩1+7报 七星彩最新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任选五遗漏 股票分析师排名 燕赵福利彩票排列7 东方通信股票 河南泳坛夺金玩法介绍 江西11选五5是什么彩票 河北快3网上购买 2011年排列5开奖 2019上证指数分析